Archive for 02月, 2015

你那里的冬天下雪了吗?

Feb 5th, 2015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21 comments »

感觉前几天还在过新年,守在电视前等着时代广场的水晶球掉下来,二月就到了,然后就立春了。大家都在晒春天,花朵和月圆,小鸟蹲在微醺的风里,等着树发芽的消息。早春二月,天龙寺的梅花应该开了吧。
而远在波士顿的我们,刚刚被埋在二尺深的雪里,迎来了主队爱国者拿下超级碗冠军的夜晚,然后老天爷又下了二尺。明天又要下,周六又要下雪。。。

天气预报从来是很准的,它说过要下在波士顿的雪,从不落在别处。而这一切,不过起源于茫茫宇宙中,那个小小地球的一点点倾斜。

前几天,一个广州来的女孩在雪里蹦蹦跳跳着说,这么多雪,一下子化了,到处都是水了,怎么办?我说,姑娘,等着吧,全部化掉,要到四月。
新英格兰的冬天太漫长了啊。

今天路过瓦尔登湖,湖水已经完全结冰,冰面上覆盖着皑皑白雪,去林中的路都被封住了,想必梭罗都已经冷得躲进了爱默生家的大屋。湖边连个人影也没有。我每走一步,雪都没过膝。鹿在雪上跑过,拖出长长的沟,雪还是松软的,白白的,不染纤尘。

再走回车上,裤脚竟然没有湿,雪拍一拍就掉了。

南方的同学们可曾见过这么大的雪?让我来贴一些灾区现场的照片,请你们在和煦的暖阳下,也会想起,这世界上还有很多地方,是严寒,是冰雪,是冬天。

村里的房子,还在雪中。

瓦尔登湖进山的路,已经被封住了。

湖面上是皑皑的白雪,下面的鱼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梭罗打造的木屋,曾经就在这些树的后面。

上帝俯视着白色的大地,心中一软。

在早晚,天空便有异样的光芒的呈现。。。。。

契诃夫的作品里我最喜欢的一句,来自《西伯利亚日记》。

“你们西伯利亚为什么这么冷?”

“那是老天爷的安排!”赶车的回答。

.

.

.

.

.

生于一月一日

Feb 5th, 2015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3 comments »

世界上肯定有很多人是在一月一日出生的,我有个同学就是,所以他父母给他取单名一个“元”字。后来又遇到了两个元旦出生的人,让我相信这世界上有很多人,可以努力出生在一年的第一天,至少好记。

因此在Facebook提醒我一个好友元旦过生日的时候,我毫不迟疑地发去了问候的短信。她的回复莫名其妙,说我不是今天生日啊,你为什么要祝我生日快乐?我说啊,是Facebook告诉我的,她说,难道大家在社交媒体上都写自己真实的生日吗?

我。。。也不知道。

二十年前北京有个花正烤肉,过生日的食客免费,其他人每位38元。那一带做假身份证的肯定发财了。我和一月一日出生的同学去吃过。这家餐厅现在肯定倒闭了。

前 几天,我坐了一艘游轮出海,上面有几千游客,因此,常常在餐厅听到生日歌。按照概率算下来,每晚总要有十几个人庆生吧,却没听说一个人在船上出生或死去。 出生在古巴外海上,生不如死程度仅仅强过社会主义朝鲜,准妈妈们必须很谨慎,连受孕都要三思。而那些可能会死在船上的,都已经在泰坦尼克号上死光了。

我的大部分微信好友都是三四十岁的人,去年已经走了三个。其中一个在年尾的时候脑溢血,因此一个家伙恐吓我说,记住,所有中年胖子对你说的话都有可能是遗言,你必须认真对待,我和你说过啥你可千万别忘了。我说好,那你再多说几句。他回复,我说完了。

所有的年轻人死亡,都是非正常死亡。无论什么原因,他们都不该死去。因此看到外滩的新闻,震惊于那么多鲜活生命的消失,难过了很久。如果我也那么年轻,也可能在那人群中。那被践踏时的绝望,是无底的深渊。想想都害怕。

再多的分析,再多的经验借鉴都无法挽回他们的人生。不是这样死也是那样死,算了吧,人没法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死去。

即使被踩死在除夕夜,年轻人强有力的魂魄,会迅速转世给新的生命,相信二百八十天后,这世界上会多出生三十六个人。

人家都说,实岁是从母亲身体里出来的时间,虚岁是从父亲身体里出来的时间。所以他们都生于一月一日。稍不理想的是,他们都是处女座。

.

.

所以,还是不要伤心了吧。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