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3月, 2015

Uber司机的一天

Mar 13th, 2015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37 comments »

Uber司机的一天

自 从成了Uber司机,他们每天发短信骚扰我,内容花样翻新。什么今夜有冰球赛啦,来拉活。今天上路车资会加倍喔,来拉活。要不然就是今天冷啊,打车的人可 能多,来拉活。今天星期一,路上还有雪,可不好走了,你来拉个活吧。下午坐车的人特多,出来拉活吧。来拉活吧来拉活吧。天坏他也有的说,天好他也有的说。

他们每天就这样叨叨,忙活了一个多月。

刚才又收到短信,说你怎么好几个星期没有上线,我们能为你做什么吗?告诉我你怎么想的。在路上看见你可太棒了!

我 是去年十二月第一次坐的uber,从家到机场。叫的车五分钟就来了。那个司机是埃及人,开一辆很脏的车,后车厢里放了好几个轮胎,因此不能放我的箱子了。 他说轮胎是某个客人卖给他的。这位兄弟的非洲英语口音很流利,一路上都在逗乐。下车看着我在手机上给他按了五星才满意地走了。那次从家到机场可能是40多 美元,叫退伍老兵的车是65,出租车还要更多一些。而Uber除了小一点,别的都还好。

我回来就跃跃欲试想当Uber司机。背景调查提交驾照那些当然都不会有问题,有一天突然间他们就发了下载Uber司机app的链接给我。第二天出门本来要去图书馆还书再拉活的,结果刚上线就有人叫车,我按了下去,这Uber司机的一天就开始了。

那可能是刚过去的这个寒冬最冷的一天,车上的表华氏零下七八度,满街冰雪。

我 按照地址开过去,几分钟,上来一个喷喷香的印度哥,坐到了前座。我打开app问他去哪里,问他怎么设置目的地,他也不知道。我紧张的汗都下来了,告诉他我 这是我作为Uber司机的第一天的第一个trip,什么都不懂呢。印度哥特别nice,一直鼓励我。结果他把目的地用自己的手机导航上了。因为我的app 一直在让我往回走,印度哥干脆把我的手机声音关掉了。

做出租车司机最好玩的部分,就是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人。但如果我小时候写作文想做出 租车司机,估计会遭到老师一顿毒打,然后让我在居里夫人,撒切尔夫人,查泰莱夫人和包法利夫人中,四选一。她就那么肯定我能嫁出去。。。其实我小时候只坐 过两次出租车,根本不可能有这个理想。

产生这个职业理想基本上只能靠作为乘客的想象。我做了Uber司机,又把马丁斯科塞斯的《出租车司 机》温习了一篇,觉得非常忧伤。小时候同学还告诉我他看了一个电影,丈夫发现妻子偷情,就是因为出去的时候丝袜左脚的洞,回来的时候在妻子右脚上,我们俩 当时一起想,为什么这样就可以知道呀。他说那个电影也叫《出租汽车司机》。

扯哪儿去了。。。反正我一直觉得当出租车司机挺好的。
那 个印度人要去剑桥市,Cambridge,哈佛和MIT的所在地,和房东约好去看一个出租房,因为他太太和三岁的儿子也将从印度来,要找幼儿园。 Cambridge有好大学肯定也有好幼儿园,我这么鼓励他的。他说他是做IT的,在verizon做QA。他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我是Uber司机啊, 他说你这不是才第一天第一单吗,我说是啊是啊。然后他就说你是中国人吗,我说是呀,他说中国人口多,我说印度人口也多呀。他说很多中国人来美国呀,我说印 度人更多呀,他说中国污染厉害吧我说印度听说也不怎么样。

哎呀,我这么不会聊天,他一会儿会不会给我五星啊,我得想点别的话。后来我就问他想不想他老婆儿子,他立刻要拿照片给我看,后来想起来他的手机在导航才作罢。

那一路上特别堵车,我可能开了一个小时才到。他说有公车的,只不过下车还要走五分钟,我说这天气真是太冷了。他完全同意。然后他又唠叨了一会儿,房东又打电话来,他就到了。

下 车的时候我说,你看我是第一次拉活,你要是满意我的服务,可得给我打个高分啊。他说会的会的。我说那我怎么和你收钱啊?他说可能是自动收信用卡的钱,我在 手机上看到一个到达的按钮,一按,结果又出来一个到达。显示车资七块。我说怎么那么少啊,他说可能Uber给我折扣了,我说嗯,那好吧。我们就再见了。

然后我就想明白了,第一个到达,是指接到了乘客。然后乘客的目的地才会出来,否则不会一直让我往回走。而彼时我已经在乘客的目的地,再一按到达,就显示车资了。

亏了亏了亏了。不过这个人挺好,对我又这么耐心。我给他打了五星。

这时我再go online,没到五秒,另一个人又叫车了。显示距离三分钟,我去吧。

这 个人叫Kevin,一上车就坐在后座。我赶快把书都挪开。大家又寒暄了一下天气,他说你知道怎么走吧,我说我是第一天开Uber,还不太熟悉这个app。 他也很nice,说没关系,上了大路一直走。他本来也是要坐公车的,但是天太冷了。他的目的地是Somerville,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他说他要开 会,我问他几点,他说可能还来得及。我这么不愿意迟到的人,可不能害别人迟到了。可路上真的非常堵车,我也不能违章啊。

乘客和出租车司 机,从原理上来说,都是各怀心思的。我没有事,开车也不着急,他有约,到不了会有影响。但如何能在不违章的前提下快一点,还是会有差别。如果我自己开车, 绕个路什么的,远点只要快就好,给乘客就不一定愿意。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体谅了一些北京那些灰头土脸的出租车司机。北京又这么堵车,他们在路上会不会憋出 精神问题啊。

后来Kevin到了目的地,也没有误了开会时间。我告诉他给我good ranking,如果他满意。他说会的。

第三个乘客又在三分钟外出现了。她家的巷子简直进不去车,也出不来,路两边的雪都堆了一米高。波士顿下大雪这事,全世界都知道了。她也是怕冷,不愿意走路,所以五分钟的路,也叫了车。Kevin的车资是28,她10块钱就到了。

她 下车后,第四个三分钟的乘客又上车了。这人是MIT的学生,去伯克利音乐学院。他的耳机开的声音特别大,我想这对听力可不好。不过他完全没有和我说话,因 为他的音乐我听的一清二楚,是一首很黄的歌,Nicki Minaj的Anaconda. 嗯,我就在前座当一个安静的Uber司机吧。

他下车以后,我终于停在路边把外套脱掉了,虽然外面冻得要死,可我已经热到出汗,一大半都是因为紧张。

这马路上真是有拉不完的活,根本停不下来。

我想既然都过了中午,我赚了好几十块钱,应该好好吃一顿饭,可是在Newbury St那边找地方停车,真是太困难了,算了,拉个活往外面走吧。在一分钟距离之外,有两个女孩就上车了。她们俩也是大学生,在Tufts上学,所以正好出城。

那两个女孩非常漂亮,像维秘的模特那种级别。我就像北京那些诡异的出租车司机一样,从后视镜悄悄看她俩。她们从头到尾都在聊天,如果我不听她们说话,耳朵都不知道干点什么好。

美 国女孩就说起来父母对她的管束,主要是表达父母觉得她一天到晚花太多钱。而法国女孩表示她很少买东西。美国女孩就问法国女孩是不是去天主教堂,那个女孩说 她父母和她都不去,虽然他们那里教堂特别多。美国女孩就说父母总是想让她去教堂。她说她和室友生活习惯不一致,那个室友总是洗碗机里有碗就要立刻洗,而她 总是攒得再多一些,等等,都是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作为一个司机,当然不好搭话,我只要好好看导航看路就行了。但因此也知道,作为乘客在后座说的话,除非咬 耳朵,司机全都能听到。而且,如我这般无聊的司机,还会把这些事写出来。

后来这两个女孩就到了,但是美国女孩并不下车,她让我继续又开了很长的路送她去宿舍。回头看行程单,Uber的车资是根据目的地算的,而不是根据实际到达的地点。不过没关系,拉两个漂亮的女孩,心情总是愉快的。我真是想天下男人所想。

这 时候我决定必须要去做完自己的事了,就去找地方吃了很迟的午餐,还了书,借了书。再打开Uber,立刻有一个Brandeis的学生叫车,我费了很大的劲 才找到他,因为他设定的接人地址不准确,不得不取消订单,以至于多花了十块钱,重新叫车,我再pick,他才坐上车。这个学生要去南站,坐大巴回去看缅因 的父母。因为缅因也有很大的雪,他们那里更冷,所以他说波士顿的人一下雪都战战兢兢,就觉得很可笑。

我和每一个人说这是我的第一天,如有 不足之处请他们谅解。这个男孩就问了我很多关于Uber的事。说实在的我除了知道他们公司被估值四百亿美元,别的什么都不知。这个天才的点子,颠覆了一个 如此传统的行业,改变了它的经营方式,非常激动人心。当出租车司机这件事,如果不是因为Uber,这辈子我都只能想想而已。

我直到晚上才 有时间再出去。那天出门便有一个附近公司的女孩叫车。因为我知道那个地方,我也知道她的名字是印度女孩的名字。她在一个生物公司,刚刚从印度调过来,她是 人力资源部门的,专门负责裁人。最近他们公司要裁掉二百人,所以她特别忙,准备每个人的资料和文档,因为一旦出了差错,员工便可以把公司告上法庭。他们每 个被解雇的员工都有六个月的工资,待遇还算是不错的。只不过她每天都要准备和人说,公司解雇你了,这个工作真的要多攒点人品才行。

那天晚上路上非常塞车,也因此有了很多时间和她说话。她找了一个离公司十英里之外的公寓,准备等她的丈夫找到这里的工作,就带着她三岁的儿子来美国团聚。她没有车,每天早晚都叫Uber,她说你这一个活非常幸运,会赚很多钱的。结果确实是,她付了五十多块钱。

那 天晚上还有一对满身雪茄味道的人上车,去一个饭店准备喝酒。还有另一对衣着光鲜的男女,准备去城里参加Party。那个女的非常神经质,她一直不停地抱怨 要迟到了要迟到了,还让我抄近路,搞得我的神经特别紧张。她一路上都在碎碎念,我只好开了收音机,希望能够安定下情绪。幸好没有开酷狗音乐,否则她更抓狂 了。

她要下车的地方在城里最中心的地方,可那里是单行线,她怕迟到更多,不肯让我绕一圈到门口,我只好停在相反的方向,她气呼呼的下车了。那我有什么办法呢?

她下车了我也很生气,觉得她怎么这么神经。回头想想她光着腿穿着高跟鞋走在路上,确实难受,但那又不是我的错。于是我也气呼呼地回家了。

第二天我看到评分变成了4.33,就想到底是谁给了我差评,有几个人给了我差评。总之我也非常的生气,想想那些可怜的淘宝卖家,遇到差评师,肯定也是我这个心情。

过几天,Uber给我发来了email,说报告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有个人给了你一星差评。但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7个人中的6个,都给了你五星的好评。我立刻扒拉计算器,五六三十,再加一,再除以七,正好4.33.

肯定就是最后那个人,她给了我差评。

算了。我只是后悔,她这么烦人,我还给了她五星。我真是虚伪加言不由衷啊。以后也要像我第一次坐的那个埃及人uber司机一样,看着每个乘客给我好评再走。

不过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上路拉过任何一个人。无论Uber说什么,我都不拉了。

我忘了那一天加起来赚了多少钱,反正Uber扣掉20%,还有些杂七杂八,其它都转到我的银行账号上了,可能有188块钱。我明年还要为这188交税,想想就更烦人了。
如果没有差评这回事,开Uber还是非常好玩的。它打开了一扇通往世界的窗户,从可以看到更多的人和风景。无论这个世界是好还是坏,他们都是这个世界最真实的一部分。如果有足够多的乘客样本,就可以拼凑出这个世界更真实的样子。

毛姆安排他心爱的拉里散尽钱财,大隐隐于纽约市开出租车,大概也有此意。

我还没有读过奥义书,没有悟道,远不到拉里的境界,但Uber,给我提供了这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