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3月, 2016

所有的启程都是命中注定

Mar 15th, 2016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12 comments »

这些年,我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契诃夫。

如果你去翻看我公众号的简介:

“你们西伯利亚为什么这么冷?”
“这是老天爷的安排!”赶车的回答。

这句话是契诃夫在西伯利亚日记的开头写的。

“…突然,一切变得清晰起来。”是我微信的签名,当然,这么简单的几个字谁都能说。

在我对人生还充满幻想的年纪,一个红酒贩子对我说,所有的英超都是假球,连NBA也是。我不相信,也没法接受。我依然混迹于工体,聆听六万人的合唱:“朱六一,傻X。”后来,他的足彩得了几次大奖,还依然穷困潦倒,我才相信,命中注定中大奖也是会被挥霍光的。

那时候我也不懂赔率是什么,也不信。现在也不懂,但是有点信了。

星期天奥斯卡开奖,青鱼这位专业赔率玩家贴了一个图:

我心想这不是高晓松刚说过的吗?李奥纳多连土都吃了,冰河都跳了,生物物理学逻辑都违背了,用力过猛到被母熊性骚扰,让他得个奖吧,九成是他了。

奖这种东西算什么呢?给谁都一样。看淡点,都是浮云。

后来我看了《ROOM》,觉得那个九岁的小男孩Jacob是人精,高晓松说的对,要是他被提名,李奥纳多又悬了。

《ROOM》的女主角长得特别像我混血的表妹,演技如何我也说不上来,得奖这件事不是比狠,比惨绝人寰的奇异经历,我更喜欢气场强大的中年女王,和45周年里的老妇人。

但只看赔率,《ROOM》的女主角不得奖,赌博公司就要赔钱了。

1.pic_hd

赔率

结果不出所料。李奥纳多和布丽都得奖了。奥斯卡直播看得我厌烦至极,把肤色的段子讲上半个小时很有意思吗?穿着低胸到丹田的礼服,还怎么坐下?

有朋友告诉我说,《聚焦》得奖是因为好莱坞喜欢看东部的笑话,我觉得很有可能。反正世间万物,一旦被创造出来以后,就都是命中注定,哪怕创造万物这件事本身。

我现在已经不怎么看球了,即使去Fenway Park看红袜输球,也属于社交活动。即使看电影,也不在乎剧透。如果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那就闭眼享受吧,该享则享,该受则受。人们在拆礼物的时候习惯表达惊喜,是因为没法穿越到未来。如果站在十年后再看,喜忧参半。

最近美国总是在说选举的事,美国人其实没有多关心政治,看电视上耍嘴皮子,还不如打篮球推杠铃晒肌肉。现在选举早已成了一桩有预谋的娱乐事件,这个资本主义大国的根基,在二百多年的时间里,早已被开国时期的领袖和人民奠定下来。他们以无比的智慧安排好了今天的一切。今天的政治早就变成娱乐,就像娱乐一直是政治那样。作为社会的分母,我也做不了什么。

有人说,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一份子,要改变社会,从自己做起。要走出去,要投票,要积极参政议政。

昨天是总统初选的超级星期二,我决定去投票。

一大早到了教堂,路上还有标语,提醒大家投票。我觉得时间不够,于是往外走,看到了美丽优雅的邻居,她隔着车门和我拥抱,问我怎么掉头就走,我说来不及了,等下午再来。

下午再去的时候,门外有坐轮椅的老人家在晒太阳。进门有两位女士,问我地址,找到了我的名字,又问我有四种选票,代表四种党派和无党派,要哪一张。我没有党派,选了粉色的,进到大厅,有一间一间隔断的小房子,墙上贴着怎么画圈,旁边放着马克笔。

2.pic

Ballot

这是我十八岁以来第一次看见选票,它不是一张小纸条,而是比A4纸还大的一篇,写着候选人的名字,以及空格,可以手写自己选的人。下面是公共事务委员,旁边是镇上委员会的提名名单,一并候选。

我在自己选的人名字旁边,画了点,不记名。把选票交给终点的老太太那里时,又一次核对了地址。心里有点激动,终我一生,终于行使了一次民主权利。死前在这一项旁边,可以打个勾了。

老太太把我的选票,面朝下放入一个复印机大小的设备,显示扫描成功的时候,她就说你可以走了。

我回到门口的时候,晒太阳的老人还在那里坐着,像是睡着了。

阳光

阳光午后

很快我就接到了自动语音的电话,问我能不能参与出口调查,请按一,然后选哪个党,请按一,选了谁,请按X。

晚上打开电视,开票结果陆续出来了。此时胜算最大的希拉里克林顿先发表告全国同胞书,她的头这样一扭,那样一扭,一字一顿,一句一口号,不可一世。川普先生再告全国同胞书,克林顿女士怎么不行,Mark Rubio是今晚最大的loser,中国人两千年前修了长城,我们也要修。他硬梆梆的金发像花轮同学一样,倒向了一边。

晚些时候知道克林顿女士持有很多大佬票,可以横扫千军。我失望极了。选举制度既然设计成这样,选谁还有什么意义呢。今天早上起床号响起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刷新闻,克林顿女士和川普先生各自胜出。和许多人去年就预测过的一样。

剩下的事就是八个月后克林顿女士当选了。

我接受,但是想不通。我一直认为全民公投是很危险的事情,但大部分人都以为这是一种公平。即使美国设计了独一无二的选举人制度。如果有赌博公司开奖,那趁现在赔率还高的时候,去买克林顿女士,是没有错的。不用谢。

一位男诗人说过,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一位女诗人说过,所有的结局都已经写好,所有的泪水都已经启程。先生纸包里的小字也说了,挠挠。

早上看电视的时候,大部分都在播体育新闻。其实,在美国,没有不世出的伟人,在目前已经成熟的体制中,谁当选都是一样。谁当选,对中国都一样。

至于我选了谁,请允许我引用契诃夫的名言:

作为一个某某党员,我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

但是我今天,,,不讲。

.

.

.

163.pic

Presid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