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4月, 2014

北海道记事——花田错

Apr 15th, 2014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22 comments »

自从迅雷账号没有续费,我的《北国之戀》观赏,就再也没有进展,一直停留在第四集上。

多少人都说这部戏感人至深,涕泪交流二十年,可我也丝毫没有被感动进去,原因倒不是拍得不好,或者自己想要使劲憋着不哭什么的,《来自星星的你》和《甄嬛传》,我不是也是义无反顾地,以极低的智商投入进去了吗。对于高冷的百年制作《北国之戀》无法投入,束之以高阁的原因,除了金秀贤没有出演男主角之外,就是。。。。。。。。。。。太卡了。

卡到坐火车去富良野实地勘查吗,也不是。但去北海道,不去富良野,确实好像缺了点什么,就像到了北京没有吃烤鸭,吃了烤鸭没有去大董一样。其实没有非去不可,但夏天北海道的观光客很多人只去富良野,连我坐的列车也叫做薰衣草特急。整个车厢都是中日韩,以及台湾人和上海人。

冬天的北海道,有层层覆盖白雪的山林。夏天的北海道,除了巍峨青山,金黄稻田,还有大片的薰衣草和花田。从富良野,到美瑛和美马牛,到处都是。五郎和草太君应该早已率领着东京来的雪子,开了观光农场生意,现在发了大财,再不用住在冬天冰冻的小屋里了。而那个自私的纯,居然娶到内田有纪为妻,虽然我觉得苍井空老师更适合他。

如果有人问我,富良野好看不好看?我肯定会说好。但这种花田喜事,始于第一眼的惊艳,却也终结于此。

走在田埂上,两边是农舍和稻麦,在风中摆成波浪,仿佛脚下要用力踩住船,才不会因为错愕,而跌到那一片翻滚的田里去。

因此,在那个夏天的午后,曾有一瞬间的恍惚。

富良野川

富良野川

薰衣草的颜色

薰衣草的颜色

薰衣草农场

薰衣草农场

薰衣草农场

薰衣草农场

薰衣草农场

薰衣草农场

薰衣草农场

薰衣草农场

薰衣草农场

薰衣草农场

薰衣草农场

薰衣草农场

山上的花田

山上的花田

美瑛

美瑛

美瑛

美瑛

著名的七星之树

著名的七星之树

美瑛

美瑛

美瑛

美瑛的拼布之丘

美瑛

美瑛的拼布之丘

美瑛乡间

美瑛乡间

美瑛之树

美瑛之树

向日葵花田

向日葵花田

乡间

乡间

向日葵花田

向日葵花田

北国之戀资料馆

北国之戀资料馆

乡间

乡间

北海道记事——空山不见人

Apr 10th, 2014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32 comments »

从札幌到钏路,坐火车的话,要从石勝线,换到根市本线,中间的换乘车站,就是新得,Shintoku。如果像我一样,买不到直接转车的票,就只好在新得等上一阵。

我到新得的时候是早上,天阴沉沉的。车站不大,月台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售票员在大厅窗口里面收拾东西,还有一个站务,在里里外外地走动。车站便利店正在准备开业,一个欧巴桑正把一捆捆的荞麦面重新摆到台上。

荞麦是新得的特产,只要看到餐厅招牌,就会写着そば,甚至在月台上还有一个そば的小窗口,如果时间再晚一点,里面就会有热腾腾的面在煮了吧。

什么人都没有,于是我决定到城里去。

虽然我的箱子很小,但还是塞不进车站的收费储物柜,于是找到站务,问他怎麽办。站务员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大概刚工作,从没见过一个日语说的这么差,又长得这么像日本人的人,又没办法支使我走,就问我是否愿意把箱子放在售票办公室。这正是我要的,箱子递过去,谢了他,就走出站。

火车站也没有什么广场可言,几步就到了站前街上。

早上九点,该上班上学的人都应该出来了吧,一个清醒的星期三早上。可是,往北看去,往东看去,视力所及的地方,一个人都没有,一辆车都没有。

我在红绿灯下站了好一阵,思考着要往那个方向走,右前方是一个居酒屋的招牌,再往右边,有个文具店,再过去是个超市,再过去是个药妆便利店。以常理判断,这些店都应该开在有人潮的地方,那就走过去看看吧。

一个人出门,在本没有任何期待的城市里,看到的却是意料之外的空无一人,有如木马屠城过后的寂静,要不是确切知道火车站还有几个人,这简直是一座空城。

我决定每一个开门的地方都要进去。第一家店叫做相马,店面很小,只用两分钟就可以看遍所有的东西,挑了两只铅笔,和一个女店员轻声交易过,算是做成这个新得市,今天的第一笔生意。

再往前有理发馆,有办公室,全都关着门。于是走进了药妆店,一个年轻的妈妈抱着乳儿,大声问候着早上好。这里还有人做爱和生小孩,嗯。

再往前走,是一个杂货店,老板娘很奇怪地看着我进去,待我和她打了招呼,她又变得客气起来。她的店里我就更没有要买的东西了,都是睡裤,务农时防晒的帽子雨鞋,小板凳,拖鞋雨伞,塑料布这些东西,八十年代的样式。看起来不像日本,倒像是中国的四线城市合作社。

再往前走,就是一个超市了,门关着。

如此而已,我走过了三分之一的城市。

回到路口的居酒屋,是中央通路,相当于我国的中正路介壽路长安街。往北边望去,就看到山了。车站的旅游指引说,山里有绵羊。

中央通路很宽阔,两边都是民居。走在马路的正中间,两边的狗时而汪汪两声,算是问了早上好。但也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便走到了这条路的正中,回头看,是火车站在尽头,往前看,是山。

走到山那边,是新得的地标,瞭望台一样的东西,一条更宽的马路,向山里走去。马路对面,是一个加油站,和便利店。

我走过去,就又看到了人。

便利店真是这个清凉的早晨最温暖的所在。我买了饭团,玉米和奶茶,提了一袋到瞭望塔下面,坐着吃。这时候看到了第一辆经过的车,司机诧异的眼神刀子一样飞来,他在怀疑我要自杀吧。没文化,哪有要死的人连吃三个饭团的。

吃完东西,看着山还远,实在没地方可去了,就只有再往车站走。

这回走在路边,看清了每棵树下的泥土,都用野花和hostas覆盖着。地面是用砖铺的,每条砖缝里,都有绿色的草,画成一个个的格子。

向我问候的狗好像少了一些,大概已经当我是熟人了。其实他们不知道,我这一走,再回来的时候,他们可能都已经死掉了。狗不是只能活十几年吗?

每一个擦肩而过的人,今生大部分都不再见到。那么我在新得见到的人很少,连道声永别的机会都没有。就和这些狗说说吧。

别了,如果是永远的,

那就永远的,别了。

新得站

新得站

荞麦面

荞麦面

新得站

新得站

空无一人的街道

空无一人的街道

空无一人的街道

空无一人的街道

空无一人的街道

空无一人的街道

居酒屋

居酒屋

空无一人的街道

空无一人的街道

瞭望塔

瞭望塔

中央通路

中央通路

瞭望塔

瞭望塔

空山

空山

路上

路上

一棵枫树

Apr 7th, 2014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17 comments »
Japanese Maple

这棵树移植前的样子

去年夏天以前,院子西南侧的小路,两边长满了杂草,终日面对,看得人心情烦闷。后来园艺公司来干活,我就请他们砍掉了小路上丛生的灌木,那些没经允许顽强长出来的枫树橡树,和松树,也都一起被砍掉了。路中间还剩下一颗绿色的小树,树叶细密蓬松,像是渔夫的蓑衣,低矮地伏住地面,满身是鲜绿的喜人之色。

我十分不舍地对来对园艺公司管事的Rob说,请帮我把这树砍掉吧,如此整片地才能变成草地,中间一棵突兀的树很碍眼,不如不要。Rob看着我,停了一下说,这棵树叫Japanese maple,值一千美元,你确定要砍掉吗?

听了这话,我内心财迷的小算盘立刻劈哩啪啦地打响了,砍掉还是卖给Rob?前后院这种数有十几棵,都卖掉可发财了。根据我学到的不动产知识,这些都是属于我的财产。一时高兴坏了,再养几年,他们增值的速度估计比房子要快,那时候没准就可以卖给Rob两千元一棵了,呀,这诱人的投资前景。。。

Rob说,我还有个办法,把这树移植到别的地方去。

这办法好!我没有一秒的思考就同意了。

挪这棵树的费用,如果我没记错,好像是一百五十元。

工人在树下画了一个直径二尺的圆圈,然后用机器钻到地里,切了一个正圆,之后用挖土机挖掘出来,连带着把整个树根带着那直径二尺的泥土一起,向正北方向平移了十几米,放在一个我指定好位置的坑里,拿土又埋上了。

那时候我根本没想过人挪活树挪死的事,而且,树是真的会死。

我给这棵树找了一个风水先生都得表扬我的位置。刚挪过去的时候,院子的草也种上了,映衬着绿树,一片和平景象。每天早上五点,灌溉系统准时起床给它浇水吃早饭,沐浴日光秋雨,我以为就没事了。

可那些美丽的树叶越来越枯萎,没几天变得像干燥的鸡爪一样苍白。我发信给Rob,在标题上惊呼,我的树正在死去。

Rob十分淡定,先说他们只管挪树,不管死活。后来就建议我找他们公司做一种防止树木干燥的流程。我们来往了几次信件,让我越来越生气。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也不是埋怨Rob,因为我在youtube上查了各种挪树的办法,和Rob他们所做毫无二致。但是一棵树都养不活让我觉得异常悲伤,这证明了我更不适合养猫啊狗的。

我得想办法让它活下来。

后来我就遍查资料,请教文思不动和萝卜花老师,也忘了结论是什么。反正就上Amazon买了一瓶喷在树上,可以让树木在冬天保持水分的东西,叫做wilt proof plant protechtion,防枯萎植物保护喷剂。

快递送来的时候瓶子都被摔裂了,等不及退换,拿着就跑到小树前面,把一夸特的整瓶都喷光了,两手酸疼了好几天,抽筋似的,英文是1st web space的地方,还有一个高冷到没有朋友的词形容虎口,我忘了怎么说。

之所以下决心买这个东西,是因为在它的评论页,发现了一个和我同病相怜的Bill,比我早一个月买这个东西,想去拯救他的Japanese maple. 但刚买了还不知道效果如何,说过一个月看看再说。

很多在Amazon买东西的人都会自发留下评价,这些字极大地帮助了后来的人,很多时候我就是因为他们写的,来决定不去买一样东西。Amazon应该是不会被卖家买通,去删掉差评的。

其实我也经常去写评论,但基本上只有差评才有写上去的冲动。有一次买了个手机套,边缘很锋利,我就留了差评,商家联系了我两次,要求我删掉,我定睛一看,卖家在香港,手机套寄自深圳。

看到Bill的症状,刚好时间也过去了一个月,我就给他回帖,问他的树现在怎么样了。他很快就回帖了,说他的树稍有变化,树枝还是绿色的。他建议我买下这个东西,反正没多少钱,买一个试试还是不错的。

我就买了,告诉他,如果我的树变好了,一定回来告诉他。

然后就是漫长的秋天,其他Japanese maple的树叶,也都逐渐干枯了,鸡爪一样留在树上。

然后就是一个前所未见的多雪的冬天。一次大雪之后,池塘边的一棵Japanese maple倒在地上,我过去看,发现它的树干被齐腰压断了,就把它拖到树林里。其他的还好,包括这棵移植的。虽然它整个冬天,一半的树枝都被埋在雪里。但我也没看到它有能活下来的迹象,好像枯萎地睡着了。

春天来了,它还是老样子,枝干还是绿色的,树上还是挂满了鸡爪样的树叶,我想把叶子都揪下来,帮它们以旧换新,但实在太多了,每次拔两分钟就觉得应该让它自己努力。要不然这么漫长无聊的一生,何以度过?

如此揪了四五次树叶之后,周末又收到了Bill的回帖。他说只是想让我知道,他的两棵Japanese maples,捱过了严酷的冬天,现在看起来活过来了。所以祝我好运。

我晚上也给他回了最后一帖,说正想告诉他,在一个漫长的满是霜雪的冬天过后,我的树看起来还是老样子,但树枝还是有一些绿的,这让我感觉还好一点。最后也祝他好运。

也许这不是最后一帖吧。我还是会告诉他,这棵树最终是死了还是活了。

也许,再过一个月,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