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1月, 2014

Olive Jeffers:失而复得

Nov 6th, 2014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21 comments »
.
.
.
.

.

.

.

.

龙二发起一个读童书的活动,每人选一本自己喜欢的童书分享给大家。

LOST AND FOUND是我最喜欢的一本漫画书。有一天不幸被水打湿了,所以边上看起来有点皱。

LOST AND FOUND是失物招领,也是失而复得的意思。我不知道应该选哪个。看完以后,你也可以给它取一个你认为好的名字。

这是一个有关孤独和温暖的故事。

.

.

.

.

.

.

.

.

.

.

.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

.

.

.

.

他在门口发现了一只企鹅

.

.

.

.

他不知道这只企鹅是从哪儿来的

但是这只企鹅从此就一直跟着他

.

.

.

.

这只企鹅看起来很忧伤

男孩想,它一定是迷路了

.

.

.

.

所以男孩决定帮助企鹅找到回家的路。

他去找了失物招领处

但没有人丢过企鹅

.

.

.

.

他问一些小鸟,这只企鹅是从哪里来的。

但是它们都不理他。

一些小鸟就像那样不爱理人。

.

.

.

.

男孩就去问他的橡皮鸭子

但是鸭子游走了

它也不知道。。

.

.

.

.

那个晚上,男孩因为失望而失眠了。

他想帮助那只企鹅,

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帮。

.

.

.

.

第二天早上,他发现企鹅是来自南极圈的

但他怎么才能去那儿呢?

.

.

.

.

他跑去港口,让大船带着他们去南极圈

但他的声音太小了,以至于被大船的号角淹没。

.

.

.

.

那时,男孩决定他要和企鹅划船到南极圈

然后他把他的小船拖出来,测量了尺寸和强度

一边给企鹅讲故事,以打发时间。。。

然后收拾好所有他们需要的东西。。。

.

.

.

.

。。。然后把小船推到海里。

.

.

.

.

他们向南划了很多天。。。

.

.

.

.

。。。和很多夜晚

男孩有了很多时间讲故事,企鹅听了每一个。

男孩就一个接一个地讲下去。。。

.

.

.

.

他们在海上漂流过一个个好天气和坏天气。

.

.

.

.

有的时候海浪像山一样高。

.

.

.

.

终于,他们到达了南极圈。

男孩很高兴,

但企鹅什么都没说。

当男孩帮助企鹅跳下船的时候,

企鹅看起来突然又有点伤心。

.

.

.

.

.

.

.

.

然后,男孩说,再见。

.

.

.

.

。。。就坐船漂走了。

当他回头看的时候,

企鹅还站在那里。

但是它看起来比以往更伤心了。

.

.

.

.

男孩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他也觉得心理怪怪的。

现在讲故事已经毫无意义了

因为没有谁会听

除了风和海浪

他在思考。

.

.

.

.

他越想。。。

就越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那个企鹅没有迷路。

它只是孤独。

.

.

.

.

他很快地掉转船头,以他所能最快的速度划回南极圈。

.

.

.

.

最后,他又划回南极圈了。

但是,那只企鹅在哪儿。。。

男孩找啊找啊。。。哪里都没有企鹅的影子。

.

.

.

.

男孩伤心地启程回家。。。

.

.

.

.

但是那时,男孩发现在他前方的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离得越来越近,

直到能看清楚的时候。。。

.

.

.

.

是那只企鹅!

.

.

.

.

.

.

.

.

然后,那个男孩和他的朋友

一起回家了。

一路上他们都在讲着各种好玩的事情。

.

.

.

.

.

.

.

.

起初,他们来抓共产党人……

Nov 4th, 2014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26 comments »

从非洲回来以后,我去了一趟波士顿城里。在最市中心的地方,有一家生蚝吧,号称美国最古老的餐厅,就在它的门外,有一座纪念碑矗立在那里。

它实际上是六只高大的玻璃立方体柱子,建于1995年,学名叫做New England Holocaust Memorial,新英格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


六座高塔分别代表了六座纳粹德国建立的集中营。每只高塔的玻璃上,都刻有一百万个号码,他们代表了在二战时期被纳粹德国杀害的六百万犹太人的编号。

六座纪念碑底下是一排排的格栅,时刻在冒着蒸汽,代表着集中营的毒气室,每个犹太人进去,有去无回。

而我们今天可以安然的穿过这六座高塔连接的长廊,从纪念碑的这一侧,可以望见整个走廊的尽头。如果天气好,那一侧就是光明的,而在天气不好的时候,也可以看到未来不是一片黑暗。

纪念碑的两侧是鹅卵石铺的路面,犹太人习惯在这些地方放上小石头,以寄怀念之思。所以在纪念碑的两头,有很多这样的小石头,证明活着的犹太人来过。

它是波士顿的红色自由之路中的一站,每年都有很多人,在这条红色的线路上行走。当他们经过这里的时候,会看到大屠杀的纪念碑,这不是自由之路的开始,也不是结束。



如果从纪念碑的东侧进去,在走过这六百万数字的时候,会看到一个方型的石碑,上面写着这样一段话: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s.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Martin Niemoller

Martin Niemoller是一位德国牧师,我不知道他除了说这段忏悔文,还做过什么别的事。不过这段话,很多人都知道。

起初,他们来抓共产党人,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然后,他们来抓犹太人,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然后,他们来抓工会会员,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

然后,他们来抓天主教徒,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清教徒。

最后,他们来抓我,

没有人为我说话,因为已经不剩下什么人了。。。

附注:

本句是这样,这样,后来又是这样。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异见人士清教徒,新教徒。

感谢梦中游留言纠正我的翻译错误,并附上知乎链接。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098275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