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过如此 » Music

Archive for the Music Category

信仰在空中飘扬

Mar 18th, 2010 Posted in Music, 听说读写 | 20 comments »

汪峰的这张专辑得到2009年的什么奖项,去虾米听了听,做了一个饽饽。

春天里 – 一如既往。
光明 – 歌词从食指的《相信未来》变的。
-当灰烬查封了凌霜的屋檐
-当车菊草化成深秋的露水
-我用树枝的枯藤做成行囊
当我想你的时候 – 汪峰又泪如雨下了,后来想起来,老歌。那时的泪,包吧包吧今天又流淌了一遍。
空空如也 – 。。。
母亲 – 青梅的QQ签名,妈妈走了。
信仰飘扬的青春 – 不要跩,简单点好。
再见青春 – 诗人都喜欢野菊花。再见。

发行时间 2009年06月(4日)。

美丽的梭罗河

Mar 4th, 2010 Posted in Music | 8 comments »

就把它当作MV,还是非常好看的。每个看过的人都这么说。
算上我,五个。

Sade- Soldier of Love

Mar 4th, 2010 Posted in Music, 听说读写 | 6 comments »

Sade,这位神仙姐姐,今年五十一岁了。

Soldier of Love,是她十年来出的第一张专辑。听了觉得与往日的歌没什么不同,但一旦听起来,就欲罢不能。Sade似乎有一种魔力,能够把我一下子留在她的声音里。我可以每天十二小时以上听着Sade直到睡着。

那时候还没有到处可以下载的mp3,不过,有Napster,一个古代人用的音乐分享工具,现在已经去世多年。

Upate:Napster居然还有。不过改了样子。
It has a deal for today: Napster is offering 60 free songs by creating an account with code: CUST57VT6VTQ.

又做了一个播播。我爱虾米。

纵贯线永不再来

Feb 25th, 2010 Posted in Music, 听说读写 | 34 comments »

我是在去看Avatar的路上,从会长胖那里听说纵贯线要在康州演出的。于是也急急忙忙买了六张票。事后告诉别人,他们都说要去。知道的,不知道的,都在康州的赌场凑齐了,那天的mohegan sun特别热闹,以致于会后大家聚餐,弄了五张桌子拼起来才够坐。不过,靠边这种艺术家是不会来的,他们是穿西装的,看起来要比纵贯线高级许多,差不多像老九那么高级。纵贯线这些愤青老头,穿的可是相当的bling bling。如果春分在,不知道会不会来呢。多年前我们行驶在西部无边的旷野,春分带的音乐,全部是他的黑暗金属,为了照顾我们,才勉强带了两张罗大佑偶尔放一放。在他看来,中文歌手里面,也就罗大佑的或可一听。春分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同学,看上个把俗人真不容易。

我们的票是58元一张的,最便宜,所以坐在很后面,二楼。好在不对号,我们去的又早,坐到了二楼中间很前面的地方,往舞台的方向一看,好像还不太远。演出要开始的时候,会长胖从舞台的方向打电话来,我用望远镜都看不到他们,才觉得真远。敢情,他们的票比我们的贵好几倍。

纵贯线

我第一次在赌场看演唱会,发觉真是充满了赌场特色,主持人和歌手言必称赢钱,好像我们都是来赌钱或者餐馆打工刚下班的。我们中国人真自豪,个个是赌场的贵宾。不仅如此,还有美国华裔小姐前三名致辞,我隔着望远镜发现第三名的最好看。舞台设计的也很贴心,有两个大屏幕,每首歌都有歌词,简直像是全场卡拉OK。里面渐渐来了很多人,座位绝大部分都被坐满了。因为赶上过年,赌场还请来了舞狮子的巡回。罗大佑问哪些人是从台湾来的,一堆人挥手,罗大佑又问有多少人从大陆来的,一大堆人挥手加怒吼。香港来的人普遍年长,斯文很多。其实纵贯线四个人加起来也有二百岁了吧,我和爱虹唯一一次见面,是十年前,罗大佑也在场,那时候我觉得他就有五十岁了。

怀旧,通通是怀旧。

从头到尾,他们四个唱的都是老歌。我和Jean坐在一起,我们俩一起唱,或者一起大声唱。她从包包里面那纸巾,我赶忙说,我也要我也要。那些歌简直太熟悉了,《光阴的故事》,《童年》,《鬼迷心窍》,《往事不要再提》。有两首歌,估计大陆演出的时候不会唱,《爱人同志》和《皇后大道东》,歌词简直太反动了,mohegan sun会被删帖拔网线的。不过,我们这会儿可是在墙外,很自由。

这四个人的现场本来就很精彩,毕竟都是舞台经验丰富的老人了,歌曲大家又熟悉,气氛又好。我们看得十分过瘾。罗大佑唱完一首就会呼哧带喘半天,看来真唱无疑。

可能因为是全球的最后一场,所以他们的话很多。今天唱完,明天就要解散,各奔东西。不过,艺人的话说了都不算数,这不是他们最后一次说解散。上次都在台北唱了告别式,居然今天又说漏了美国的tri-state,所以一定要来补上。呃,感人。他们赚钱,我们看,大家都高兴。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李宗盛说了一段,很好玩。我截了放上来。其实整场我都录下来了。他们不让带相机,所以我只用手机照了两张,放几个别人录的,都在墻外。

BOB DYLAN

Jan 12th, 2010 Posted in Music | one comment »

今年四月二日,BOB DYLAN在台北开唱似乎已成定局,只是场馆没定好。三月在日本巡回12场,四月八日在香港红勘,BOB DYLAN 七十岁前一年的整个春天,打算都交给亚洲了,但中国还没有做好接受的准备。他到底去不去北京和上海。

王小峰表示悲观,我可以理解。

一个是报批的问题。有了那个喊口号的谁的前车之鉴,政府是不是准许一个全身被贴满反叛和思考标签的美国歌手在中国唱歌。不过,在调查了BOB DYLAN的宗教信仰之后,文化部市场局的老爷们应该不会担心BOB DYLAN喊出FREE某某的口号,他是基督的信徒。但官员们也很难说。在十几年前认识一个仁儿,管着崔健唱歌的事,他厌恶崔健,觉得崔健是某种象征,具有某种身份,所以崔健被压制到只能去北展剧场,而不是首体工体,好几年。BOB DYLAN极端厌倦世人给他贴上去的那些称号。他可以听到这些名头转身就走,如果真去了中国,记者们提那些“请问你怎么看待自己拥有的某某身份”,BOB DYLAN不会理,除非他老了又变了。噢,我一点不知道记者该问什么问题。

然后是票房。有些歌手适合演唱会,有些歌手适合听碟。BOB DYLAN大概属于后一种。他的歌词都太长,像诗朗诵,当成我们123诗社听录音倒是不错。罗大佑李宗盛演唱会也好听碟也好,BOB DYLAN和纵贯线不能比。毕竟BOB DYLAN的听众在中国要少多了。王小峰说中国就两个真正的BOB DYLAN粉丝,一个在上海的杨盈盈,一个是北京土摩托。全中国当然不可能只卖掉两张票。可如果只能卖出去二千张票怎么办,一张票只好卖一万元?就这样还不够成本,BOB DYLAN演一场需要的钱太多了。又过气又不叫座又不打折的歌手,谁敢接。

BOB DYLAN虽然是我的偶像,但我却不够资格算他的粉丝。
土摩托当然是。他写了篇文章,迪伦已死

有事烧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