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2月, 2015

记一件滥用公权力的小事

Dec 27th, 2015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6 comments »

TL;DR (too long, didn’t read) 版本请直接看最后一段。

波士顿城里有一个美丽的花园,叫做Public Garden,建于1837年,四季都有奇花异草,现在则樱花盛开。它在地图上是一个小巧精致的长方形。旁边是波士顿的公共绿地,地图上的三角形。


我今天下午四点多把车停在红色的P字这里,public garden的墙外。回到车边上时,远远看到一张橘色的罚单夹在雨刷上,走到parking meter前面,上写4点38分过期,还剩五分钟。

又到发挥咱临事不慌,镇定自若本性的时候啦。罚单看都没看,第一件事,我用手机把meter读数,车和前窗上的罚单拍了一张合影。


为什么连罚单也没看就要拍照呢,因为北方的冬天天很快就黑了,那时已经4点34分,博尔赫斯说过,要抓住这奇异的光线是多么艰难。其次,罚单有什么好看的。。。

为什么meter没到时间,警察就能开罚单呢?因为世界上无论哪里的警察,都有腐败的,即使是号称公平民主自由的美国。和某些国家相比,只是比例和程度有所不同而已。

为什么我那么淡定呢?因为这种事发生过三次了。

第一次是在Chinatown的牌楼,我结束手机通话下车,设定两小时meter,再回来一看,怎么贴了罚单呢?我用当前时间减去手机通话开始时间再加上通话时长,离两小时还差几分钟嘛。

那次我非常愤怒,回家写了申诉和罚单一起寄回市政厅。结果当然是当庭释放了。

第二次是在宋美龄母校那个镇,我在规定时间回到规定地点时,罚单老大爷的纸条正从手中的打印机里卷出来。我对他大喊,我在这里呢,meter没有过期呀,你不能给我罚单。老大爷面不改色,他说一旦打印出罚单就不能撤销,你写申诉寄回去吧。

我当然又回去写了,寄了,罚单撤销了,但我不记得他们有没有道歉了。

这次又重演。我决定沿着长方形开一圈,找到给我罚单的那个人,他肯定还没走远。长方形都是单行路,只能逆时针走。到了底边的时候,我看到了两辆警车,蓝色公务车牌,上写park rangers,就是公园游骑兵或者趴车游骑兵,反正肯定是开罚单的游骑兵。背心上涂着反光胶的两个警察,一边走出公园,一边系皮带。我把车停在路边,拿着罚单就下车了。

走到他前面十米,我对他大喊,街上很吵我说话自然大声了:我刚才停在那边,拿到了罚单,但我对这罚单有疑问!

他显然记得我的车,就说:你去找市政厅,你的车不能停在这里,要不然我又要给你开罚单了。

我说:我没有要停在这里,但是我要让你知道,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我的表没有过期,你却提前给我开了罚单,我在过期前回来了。

他说:我没办法,你去找市政厅。again.

我说:罚单是你开的,所以我转了这一大圈来找你,告诉你这样做是错的。

他说:你到车上去说吧。

我就上车了。他把车开在我的右侧,我打开右窗对他摇着橘黄色的信封,他打开左窗,我们就这样隔空喊话,我说:你错了,我的表没有过期,你就给了我罚单,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你这样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他又说了一句,我没办法,你去找市政厅,你再这样停会碰到我的车的。

我说我都没有动,明明是你block了我的车,他说你这样是在妨碍我工作。。。

然后就开走了。


我在他的车后,也追上去,拍到了他的车牌。直到他钻进Boston common,我再也追不上他了。在路上堵了半天,终于打开罚单一看,更生气了,原来都是25的,现在怎么变40啦,政府这价钱涨的也太快了,没办法,只好气愤地回家了。

回来与朋友探讨这个问题,发现我不是一个人。好多人停车时间未到,却被处罚过。大部分人可能就会说,算了,那么麻烦,申诉还要费事费时间,这次交了罚款,下次注意吧。

但问题是这种欲加之罪是没办法注意的,本来根本无罪,连一条微博都不曾发过就被抓起来了。这可是在号称公平社会的美国,还不如中国靠谱,发了七条才被抓。

虽说保释金只有四十美元,但这对人是一种侮辱。做为公权力在手的警察,凭什么可以伪造,都不是有争议,而是凭空捏造老百姓的罪责呢。越是有超级的权力,越要谨慎地使用,这不是最高法院的准则之一吗?为什么素质这么高的美国警察,却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而且,我不相信只有我知道这件事并遇到了三次,开罚单的人个个都知道,他们的上级领导肯定知道,被开罚单的人个个知道。我也不相信我是唯一提出过这种问题的人,但我什么在今天还在继续发生呢?如果整个社会都知道,为什么会容忍并默许这种潜规则一直存在呢?

对于我的问题,警察们的回答倒是一致,去找city hall。但为什么我需要去找city hall而不是出现这个问题的源头警察呢?每次city hall收到这种申诉,当时就撤销了罚单,但对于开出这种罚单的警察,又是如何处理的呢?而每天处理这些罚单的公务人员和警察,难道纳税人养着你们是为了让你们和我们过不去的吗?

我在美国,所以尚存这种上诉的通道,并有保持畅通,以致最终撤销的可能性。但如果在一个不具备这种通道的社会,又要产生多少冤案呢?

这只是一件滥用公权力的小事,我之所以写出来,是因为我有很多想不明白的问题。我打算把这些疑问也随着申诉发给市政厅,哪怕微弱,但如果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发出这种声音,声音必然嘹亮,申诉必有回响,因为警察乱开罚单而去烦恼的人就会少一点。

如果更多社会上的小事,都可以从每个人自己来推动,那社会就进步啦。

TL;DR版本:

我今天去看了《CAROL》,没明白为什么她们俩人看一眼都会一见钟情,所以感动不起来。当然,激情戏还是很美的,电影院有些秃头的先生看完这两段就站起来走了。

后来又去拿了LadyM的抹茶蛋糕,关于这个蛋糕好不好吃的TL;DR版本就是:

吃了这个蛋糕没有不发朋友圈的。

我就没发。

.

.

.

.

.

记一个难忘的平安夜

Dec 27th, 2015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7 comments »

中午我炖了一锅牛腩,用电压力锅的高压炖了一小时,想来已经瓜熟蒂落,很急地想打开盖子,于是挑起压力阀门,放掉压力很大的锅内空气。盖子打开的时候,锅内的肉汤还在翻滚,用中学物理知识思考,锅内温度肯定是远超一百度沸点的。

这时,我想要把锅子里的肉汤和牛腩倒到炒菜锅里,做一锅牛腩面。于是把锅子搬起来,想拿到灶台上。

可是我忘了高压锅的电线还插在墙上,因此高压锅受到阻力停止了继续前行,满满的一大锅牛肉汤,因为惯性一路向前,猛冲到了我的右手和胳膊上。。。

眼前一黑。。。

脑中闪现了万千念头,整齐地排列出来,面目甚为清晰。

但我终于没有叫出声来,镇定地把锅子放了回去。

高压锅端坐在桌子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看了看它,回头走到水池边上,袖子还是烫的,我用左手把袖子卷起来,在万千念头的回旋中,想起来烫伤救治的五个字,冲脱泡盖送。打开冷水,开始冲。

和热汤比起来,水应该是很冷的,但神经医学的结论是,极热和极冷,对于皮肤的感知,一模一样,所以在液氮手术的时候,皮肤可能感觉到的很冰,实际上是很烫。要想知道一切真相,人只能睁开眼睛看啊。

我一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一边冲。右手有点麻木,只剩下水打上去的触觉,皮肤慢慢红了起来,而且,手明显变大了。

第一个冲的步骤,按理说要15-30分钟,我从第二分钟就开始想,那以后会发生什么?知觉很快就恢复了,就是一个字,大面积的疼,本来就阴天,这下天更黑了,有星星在闪。

在水底下冲了五分钟之后,我觉得可以了,再冲就是浪费水,十恶不赦。

抬起右手,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我看了它一会儿,想红花油放在哪儿。转了几圈,终于找到了,在日本买的牙膏旁边。大概我认为它们都毫无用处,于是愉快地归类了。这时如果Linda在,她一定会安利双飞人,都是治百病的药,也许什么都治不了。我有一次觉得有点感冒,喝下几滴双飞人之后,病了三个星期。

时间好像变慢了,我觉得走路都慢下来,因为头昏的看不清。

走回到水池边,我又想起来一个偏方,用冰可乐。于是往手上倒了一瓶可乐,上面写着Under the Mistletoe,颇为应景。然并卵,手上除了疼,还有一点温暖,但它几秒钟就消失了,又来了一阵迅猛的疼,手也僵直到完全不能动。

结果当然是吃上了牛肉面,左手做的。左手吃的。

我是righty,左手非常的不灵。

端了装满水的另一个锅,煮了面,用两根筷子全部盛了出来,而且,把牛肉汤又烧成了牛肉面汤,吃了一碗。平时中午我很少吃除了三明治之外的东西,今天居然吃了牛肉面。这东西,我有三五年没吃过了,并且,一辈子没用左手吃过。

吃完了面,所有的启程仿佛都已经到达终点,精神跟着涣散了,只剩下坐在那里喘气,端着一只红彤彤的右手,琢磨着烫伤这件事,真有意思,一会儿这样疼,一会儿那样疼。

美国医生在了解病人疼痛的时候,常常这样问,如果0是不疼,10是最疼,你现在是几。

我到底回答几好呢?

如果我处在大爆炸的现场,全身都被火点着了,该回答几好呢?

其实烫的一瞬间是最疼的,但全身都烧起来,从0-10计算远远不够,估计要疼到上千了。我以前认识一个越南女人,她的脸被烧伤了,面目全非,想必那份疼,也一定有过濒死体验,但她从来都笑眯眯的,有时还擦点粉,涂上口红,让我觉得她越发了不起。等我的右手好了,我也给它化个妆。

烧伤肯定会带来长久的伤痛。听起来更恐怖的死法,其实也许并没有那么难受。听说有炼钢厂的工人,会不小心掉到高炉里,六千度的高温,人不是分秒之间就消失了?什么尸骨都剩不下,只是每一根高铁的枕木下,都有着曾经构成这位工人的碳原子吧。

胡思乱想了一阵子,就睡着了。醒来已经不怎么疼啦,右手的知觉恢复了很多,虽然神游了很久,但它终于回到我的怀抱了。原来发红的地方依次在变黑,大大小小的水泡呼之欲出。

我对右手说,这些天你就歇着吧,有什么活儿让左手干,它过去美丽娇艳,现在要努力赚钱。右手其实也不甘示弱,看,打字还是可以的吧。

浮想联翩了许久,平安夜就这样来了。

今年的波士顿,有一个百年未遇的绿色圣诞节,气温将达到创纪录的二十多度。白色圣诞节当然是好的。但今年不下雪,也是好的。

祝亲爱的你,在新的一年,平安快乐。

天天天蓝。

With Or Without You U2 – The Joshua Tree (Deluxe Ed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