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9月, 2015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iPhone

Sep 30th, 2015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15 comments »

昨天我推掉了所有的事,专心在家等快递。没想到三个快递公司一起来了,大卡车们在车道上挤作一团。最早来的是联邦快递,卸下了几箱GNC,然后是USPS,最后才是UPS。他们同时站在门口,围观UPS的送货员。

UPS guy拿着两个盒子让我签名,一边说,又是iPhone吧,我说是啊,你怎么知道。他说,I came every year… Enjoy.

原来,现在的时间坐标,可以用iPhone来作为刻度。每次送来新手机的时候,就代表一年又过去了。

这是我用过的第九个iPhone。

第 一个iPhone的出现,是在2007年的夏天。如果有人看过乔布斯那个发布会的视频,肯定会记得他说,这个手机,把电话,照相机和音乐播放器合而为一, 并且取消了按键,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在屏幕上操作,那个屏幕,居然是一整片玻璃。玻璃里面还有浏览器,可以在手机上上网。

如今世人讲话写文章,喜欢耸人听闻,Tim Cook在今年的苹果发布会上,用了很多美好的形容词,nice和good太轻描淡写了,fantastic,thrilled就说了好几次。而乔布斯在 98年发布iMac的时候,是这样说的:It looks like it’s from another planet. And a good planet. A planet with better designers.(它看起来像来自另一个星球,一个不错的星球,一个有更好设计师的星球)那一只iMac,只在设计界走红了一阵子。

直到2007年,乔布斯举着他新生的iPhone说,我们重新发明了手机。这是一场革命

世上当然会出现奇迹,我们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刻,将在何时到来。

当时的媒体瞪大了他们疑惑的眼睛,而分析师们清楚地知道,新时代来临了。在2001年的行业报告中曾经描绘的智能手机图景,就这样到来了。

1997年在用电脑连电话线拨号上网的时候,我所感受到的巨大震撼,只过了十年,就被这一只iPhone果断刷新。

现在不再有人否认这是一场革命吧。互联网作为新世纪的黎明,光芒还没有黯淡下去的时候,天边又升起了一颗新星。那个视频在IT人心目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以至于过了这么多年,还有人不停地在传播。

我至今还记得拿到那只手机时候的情景。纯黑的长方形屏幕,一个凹下的圆点在下方,铝合金的背壳,一只缺口的苹果在正中。iPhone一代出来,就叫2G,这是革命性的第二代,相对于我们之前叫大哥大的东西。

因为,骇客帝国里的诺基亚和摩托罗拉STARTEC们,只不过在大小和形状上变来变去而已。

iPhone 2G

iPhone 2G

(照片来自这里:http://www.welt.de/wirtschaft/webwelt/article132683700/15-000-Euro-bei-Ebay-fuer-altes-Apple-Ur-iPhone.html)

现 在的人拿起手机,都知道在屏幕上一划解锁。可有人记得,在2007年,iPhone的这个手势是多么高冷吗?在玻璃屏幕上,用手指按下一个个字母和数字, 看着他们在清晰的彩色屏幕上跳跃,这在十年前,还是不太容易想象的一件事。那时候智能手机若不是蓝莓键盘密密麻麻的小点,就是拿一只小笔在屏幕上戳着写 字。

那一只iPhone不让人换电池,但也足够用一天,对于习惯带着备用电池的人来说,口袋里就少了一样东西。因为07年的时候,人们还不会走路吃饭整天低头看着手机,电池可以坚持到晚上。当然,现在低头族的口袋里又多了一个充电宝,和一根充电线。

刚拿到的iPhone可以打字,但不能拷贝和粘贴内容却令人不解,其实这个功能早已经做出来了,开放使用又过了很久。

虽然第一只 iPhone的出现,划开了智能手机的夜空,但新生的一切,还是和今天有很大的不同。

那 时候连应用商店都没有。应用商店出现在一年后的操作系统更新后,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一个app store的图标,这时候,就出现了iPhone的新一代,3G,同时,也因为3G网络的成熟,这一只iPhone可以以3G的速度上网,就像今天,我们 到偏远的地方,在手机上可以看到的3G两个字一样。

我甚至还记得看到手机上出现App store这个图标时,通通的心跳声。以至于在乔布斯宣布app store每次刷新几百万次几亿次下载时,早已经无动于衷。我就想,出现了app store以后,这一切难道不是必然的吗?

那时候的app store里面,还没有这样浩如烟海的内容,我翻阅了每一个类别,把所有的app都看了一遍,每次挑16个app,写一篇推荐。因为16个apps,刚好可以装满iPhone的一屏。

6401

16个apps

3G版的iPhone是黑色的,背后改成了圆弧形的塑料壳,是我觉得所有iPhone里面最难看的。这时候大家开始大规模的贴膜,买手机套,同时也催生了一个很大的周边产业。试想,没有手机套的淘宝,那还是淘宝吗。。。

6402

3G, 3Gs and iPhone4

这 一版iPhone用了一年,出现了3Gs,外观看起来和3G一样,速度是3G的两倍那么快,同时,照相机也可以拍视频了。我换了一只白色的,黑色的给了一 个中国的朋友。那时候中国还没有iPhone,乔布斯和中移动没有谈拢,终于在2009年12月的时候,苹果和联通谈好,开始卖阉割了wifi的合约机, 而不少人也是为了这个原因,换了联通的电话号码,成为iPhone在中国的第一批正式用户。

现在看起来,美国的AT&T决定和苹果签合约机,是多么明智的一招妙棋。像我这样的用户,一用AT&T就是九年,而且还会继续用下去。

从此以后,iPhone的标号就每两年增加一次。前面加一时,是iPhone的大年,后面加s的时候,就是iPhone的小年了。

下 一个iPhone的大年,就是iPhone4上市的2010年。那年的乔布斯还穿着他的黑色套头衫,清瘦异常。那一届发布会上,他的iPhone4散发着 一个智能手机时代超越加冕的荣光。他说,自从iPhone发布以来,这是改变最大的一次。同时,他用了美国人最不吝惜的那些美好的形容词来赞美这个小东 西。

苹 果家族嘴严可是出名的,发布会之前,没有外人可以知道新的iPhone是什么样。乔布斯从上百项改变中,抽出了八条。全新的外观设计,钢化玻璃,不锈钢四 围,还有现在已经毫不稀奇的视网膜显示。这个设计引来巨大的争议,是所谓的天线门事件。有人发现以某种姿势手持,会削弱手机的信号强度。之后的结局以乔布 斯的嘴硬和苹果的危机公关化解。

那是他主持的最后一次发布会。那支iPhone4也是一个智能手机科技水准和工业设计划时代的顶峰。从那以后的iPhone,就不再卖情怀,而是老老实实做产品。iPhone不再是仰着高傲的头着带领市场的标杆,而是迎合市场的好学生了。

乔布斯在第二年的十月五日去世了。

还 没有一个与我无关的人离世让我觉得这么伤心。世界是在每个人的脚下运转的,但有的人可以用智慧来撬动地球,改变人类运动的轨迹,智能手机改变了每个人的生 活,而乔布斯又改变了智能手机。他一定是被上帝亲吻过的,所以回到上帝那里去了,虽然乔布斯并不是基督徒,我也不是,但我找不到思想的终点,就把他们通通 推给上帝吧。

iPhone4s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向乔布斯致敬的作品,因此销量破了纪录。新任CEO Tim Cook扛起了乔布斯遗留的荣誉和包袱,走得异常艰难。到iPhone5的时候,因为手机长度的改变,被段子手吐槽的事还在眼前。

那次我新的iPhone5丢在了北京的出租车上,又换回了4s,用了很久,其实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到发布5s的时候,出了土豪金,第一次思考是不是因为指纹识别就要换个新的手机,但合约到期也就从了AT&T。

写 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七年,在其间我用过三星的S4,那是一只可以换电池的手机,迄今为止s4同时代甚至再早的iPhone都努力地工作,但三星的手机已经磕 磕绊绊到没法用了。Wi-Fi信号连不上,手机信号时断时续,没开几个app就烫的像暖宝宝,安卓系统乱七八糟的闪,我想把他当成小米盒子都不行。

智能手机三年就可以河东河西,看黑莓,诺基亚,HTC,三星,再看新崛起的小米和华为。当软件和硬件都发展到了一个瓶颈,下一个乔布斯和市场在哪里呢?当iPhone也无奈地去抢占大屏幕手机的市场,那么iPhone的未来又在哪里呢?

我用了一阵子6 Plus,现在又换回了6s,粉红色的,小小巧巧地拿在手上很舒服。好几位朋友让我写评测,我其实没有什么要说的,每个手机都是凝聚了时间情感和个人体验的东西,我即使赞赏,也是无法推荐的。

关 于6s,特别的一点就是3D touch,当用力按下屏幕的时候,有些以前没有的体验。拍的照片,如果是live photo模式,看着是静态的,翻页有一点动态,按下去的时候又是一个视频。在拍照片的时候,其实拍的是一个视频,所以很多拍片概念和想法就不同了,这个 还需要时间掌握。

比较不习惯的一点就是,指纹识别解锁的速度太快了,来不及反应就已经打开主屏幕。我没法像以往一样快速地不解锁就划开照相机,所以我要去设置里面砍掉两个手指。

新的动态壁纸特别好看,那些烟,在飘散。。。。。

桌面

桌面

有人对我说,如果你用一个手机,用了九年,换了九个,你就是一个盲目的果粉。

NO,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说,我不是盲目,我只是长情。。。

一个看苹果的下午

Sep 30th, 2015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2 comments »

朋友圈每天从上刷到下,转发的文字链接无数,请问,我们打开一篇文章的原因是什么呢?

第一

说真的,是不是有的人,即使你没有屏蔽他,无论你是否给他点赞,他发的文章你是永远不会打开来看?

你对着群山呼喊,为什么这样??

群山回应,臣妾没有屏蔽谁臣妾只是因为懒。。。

第二

尽管所有的标题党以及诱导分享的文章,心灵鸡汤大家自有公论,但道德绑架和诅咒也比比皆是:

“即使有一位朋友为我转发也行,有吗?不会有的!”

“你肯定不知道的某某某。。。”

“别人我绝对不告诉他。。。。”

“北京四中校长:把孩子放在第一位的,这个家庭多半是悲剧。。。”

第三,

很多人在转文时,习惯一言不发。

请回到我最初的问题,我们打开一篇文章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有人与他的好友分享一段文字,总会希望几个人可以来看。这就像一张请柬上写着:“哥们,我要结婚了,你不想知道新娘的前夫是谁吗。。。”

我的好友们,你们每天不停垒砌朋友圈的高墙,总要给我一个,让我难以拒绝打开你这些内容的理由吧。

唯一的例外可能是朋友圈的红包,不着一字,尽显风流。可打开之前,你哪里知道这是一块钱包了五十个呢?还有一个人已经拿了四毛九。。。

而且,除了滴滴打车,你们在朋友圈见过别的红包吗?

那么,朋友圈的一篇文章,如果不是某某人转的没有诱人的标题,评论又不知所云,我为什么会打开它呢?

契诃夫说了:“你们西伯利亚为什么这么冷?”

“那是老天爷的安排。”赶车的回答。

有一天午夜,朋友圈有人转发了一篇文章,标题叫做《在人间赶路》,他说:“再读再叹,极致的散文。”

我就是这样度过了一个看苹果的下午。

这篇文章的作者叫李修文,他写了他的祖父,在武汉,在他家,要做胃镜,要爬山,喝酒,去东湖。都是很简单的生活之事,他写的也不复杂,但结构很精巧,感情很真挚,通篇像在大银幕上,看这祖孙说话,爷爷固执得像个孩子,孙子又关切又疼爱的照拂。

他的文字满是发光的结点,有旋律回旋其中,像是一张长春的黑白照片,冷而忧伤。

不,也许不该用任何形容词来复述感受,但我不是雷蒙德卡佛,想不出如何描述。作者除了描述,还有议论,并不十分理智清醒。他引用米沃什,引用海子,刚好触在疼处。

如果不是急匆匆地赶路,我不会只点个赞的。

但回来以后,又看了三遍,阅读数还是只有几百人,于是我去订阅了他的公众号,他什么也没有说,欢迎词都是默认的:你好,欢迎关注。

于是我去翻他的历史消息,又读了《临终记》《别长春》和《看苹果的下午》。

每一篇都看了三次以上。最多也不过千人阅读。

这些文字和绝大部分的公众号都不一样。我喜欢这些文字,不能忍受它这么少的人看过,也不能忍受一篇一篇的鸡汤文化被推广到100,000+。当然,我自己的公众号阅读数也不多,没有多少人订阅,而且每次打开都有人退订。。。

但是我要感谢朋友转发在朋友圈的文章。那些阅读数少的文章,往往都是写的好的。比如“旧闻”。

当然,我的标准只是自己的,不描绘看到这些文字的感受啦,去给他留言。

我对李修文说:“你写的真好,我很羡慕。我很久没有更新公众号,定要在下一篇介绍你,用我微薄之力,让更多人看到你。”

在很多年前,我认识了一个诗人,他给自己起名叫橡子。我捧着他的书《王菲为什么不爱我》,翻开第一篇文章,《我的父亲是酒鬼》。那时正在一辆公共汽车上,眼泪哗哗的流。

他是湖北人,我们在蔚县读诗的时候,他就选博尔赫斯,朗读要抓住这奇异的光线是多么艰难,读米沃什,《拆散的笔记簿》。他的文字和李修文一样,有一种动人的力量。我读书不多不少,这种文章的力度和节奏,刚好落入我跳动的椰子之中。

在很多年前,我还认识了一个人,他从来不写诗,他给自己取名和菜头。我写了很久的公众号,才只有不到一千人订阅,和菜头某天突然转发了一篇,就来了好几千人。

所以我就做一回自干五,帮李修文转发他的文章,《看苹果的下午》。在阅读原文中,不关注也没有关系,但这篇文章,我觉得错过会有点遗憾。

希望你也会喜欢。

也谢谢你看一个广告,看到了这里。

看苹果的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