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记录 Category

波士顿有一家独一无二的书店

Feb 28th, 2016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one comment »

1949年,Ken的父亲买下了波士顿城中心West Street(西街)的一家旧书店,专门卖二手书,1950年的时候,生了他。他父亲说,Ken学会的第一个词,就是book。

Ken从上小学开始,课后就在父亲的店里帮忙。和父亲一起工作有巨大的压力,他每周会被解雇好几次。

后来,他考上了Umass Amherst,学化学,毕业后又考上了威斯康星大学的PhD,继续化学研究。Ken说,如果他父亲再年轻十岁,或者身体再好一点,Ken很可能就成为一位化学家了。

但是Ken的父亲在1973年,得了一场严重的心脏病,Ken没有办法,决定休学一年,帮助父亲把书店开下去,然后的四十多年,他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间书店。

这家书店始于1825年,是美国最古老的书店之一,在19世纪,美国文学和思想繁荣的年代,霍桑和爱默生都是书店常客,霍桑还娶了店主的二女儿。书店本来在Brattle Street,也因此得名布拉托书店,现在,它坐落在波士顿最中心的地方,北边是州政府,东边是downtown crossing,西边是波士顿公园,南边是Chinatown。他们搬了几次家,才最终到了西街这里。

1980年的一天早上,Ken接到消防队的电话,告诉他,布拉托书店的五层木质楼房,被夷为平地。

一夕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Ken租了街上隔了几个门的房子,这时全波士顿的人都闻讯赶来,捐献了很多旧藏书,连市长Kevin White都拉来一车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在被烧成灰的西街遗址上,Ken把书摆在露天的折叠桌上,又开始了书店的生意。

四年以后,他买下了烧毁的空地旁边的三层楼,在一二楼,卖普通旧书,三楼卖稀有的古董书。这个决定使他的书店可以一直开到今天,因为这几十年来,波士顿城中地价飞涨,租房子开书店的,都支撑不下去了。书店得以存活,全赖于自己拥有这片空地,和这个三层楼。

楼旁边的空地,墙烧黑了,Ken保留了它们原来的样子,只不过在墙上画了十几位作家的巨像,有纳博科夫,阿西莫夫,博尔赫斯,卡尔维诺,卡夫卡,还有美国作家海明威,霍桑和诗人叶芝等等。

在那一片空地上,仍旧是几十个摆满书的活动书架,上面插着一元,三元和五元的标签,写着请到屋里付款。

Ken今年六十五岁,头发灰白,深陷的眼睛像海洋,只要开口说话,便是微微笑着。

我第一次见到Ken的时候,他站在书店的收款台后面,接过我递给他的信用卡,那次买的几本书,都是大开本绘画作品集,不到二十块钱,他还送了我几张书签,仔细地夹在书里。

我回去看网站才知道,他就是书店的老板。他的网站上还有两位店员的谈话,Ken的妻子Joyce,也在这里工作。Ken说,他们有6到8位员工,每个人都必须体魄强健,因为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去顾客家中买书,每个人每星期都要搬几千本书,没有劲儿是做不了这么繁重的工作的。还有大学教授来他这里应聘工作,一做就是一年,为了有更多机会淘这些书。冬天顾客少,有的员工会请几个月的假,到东南亚去,研究人类学。

我和Ken约了一天,聊了两个小时。我问他经历了这么多,有没有打算写本书,Ken说,他自己很会聊天,但不是个好的作者。他有个女儿写得很好,但是她去了内罗毕,另外一个女儿在做社工。我问Ken为什么女儿不来店里帮忙,Ken哈哈笑了,和父母一起工作的压力有多大,他自己是知道的,不愿意来就算了,趁他自己还能做。但是他把很多顾客的故事记下来了,如果将来有机会,就讲给女儿听,请她写下来,是非常有意义的。

他有些顾客,从年轻的时候就来买书,一直到老。Ken说,年轻人到他的书店,往往会成为布拉托书店一生的顾客。

即使现在有了internet,即使Barnes and Noble就在旁边几步路远的地方,对他的书店生意丝毫没有影响,反而拓展了他的生意范围。因为,去Barnes and Noble买的书,和他的书店买的书,是完全不一样的。他甚至希望这一条街上都是旧书店,这样,就有更多的人来这里淘旧书。我说,就像大家都去Chinatown吃中餐吗?Ken说,没错。

那些普通的旧书,每本都是独一无二的,它们不会被摆在大书店的书架上。旧书从世界各地来,各种语言的都有。

而书店的三楼,则是真正的古董书。Ken是美国古董书的著名人物,有着各种协会的头衔,定期去参加古董拍卖。他也会做各种巡回演讲,每月还要去各大图书馆做讲座。

Ken拿出一页巨大的纸让我看,这张纸是古滕堡印刷机印出第一本圣经之后的第二十五年印的,这张纸来自1480年。他的店里卖80美元。

Ken说他记得三十年前,他和妻子得到了一本关于印第安人的摄影书,那整个周末,他们都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中,一页一页地翻看,但是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拥有它。后来这本书卖了125,000美元,当然,现在这本书的价值早超过百万。

Ken还有很多很多几百年前的书,皮革封面经过漫长岁月,反而透出独特的古朴。这些多数是给收藏用的,摆在书店的三楼出售。拥有这些书的人,并且读得懂的人,他们该是多么渊博和富有啊。

(我翻了几页Rabelais,全都不懂。。)

拉伯雷

勃朗宁诗集

红色的都是各种古版圣经

Ken还收藏了很多现代书,他说书的价格不能完全以时间来计算。有塞林格签名的《麦田捕手》,要卖到一万美元以上,因为塞林格从不给人签名。而第一版的哈利波特,没有签名也可以卖到四万美元一本。

二楼的墙上,都是各种书的海报,有SOLD标签的,都已经被卖掉。这张甘地签名的照片,卖了三千美元。

古董书买的人很少,Ken说如果没有人买,他就自己留着。一楼二楼的书,如果卖不掉,就摆到室外去卖,室外再卖不掉,就免费送了。

至于室外的书怕不怕丢,Ken说他们装了几个监控的摄像头,但很多都不灵,店员也没有时间看着,所以,要拿便拿走好了,回家读了就好。(楼主这可不是鼓励大家来书店的时候那什么呀。。。

在美华人是怎样过春节的

Feb 28th, 2016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3 comments »

前几年我听说,在大波士顿地区有二十万华人,这几年来的人越来越多,恐怕早已超过这个数字。纽约比我们华人多,多得多,内布拉斯加等内陆省份,肯定比我们华人少,少很多,麻州处于中上水平,因为有天下无敌的加州嘛。

这些华人包括了大陆人,台湾人,香港人,东南亚华侨等等。其实,在美国人心目中,两岸三地早就统一了,统称Chinese。甚至日本人韩国人,不说话也会被当做中国人,毕竟我们长得太像了。就像中国人仅看外貌分不清德国人,英国人,丹麦人一样。但我们自己是分得清的,走进韩国超市,很容易知道哪些是韩国女人,哪些是中国女人。大家的气质不太一样。。。

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过春节奥巴马总统也会送来祝福,他说的不是祝中国人春节快乐,而是说祝所有庆祝农历新年的人,新年快乐。他始终记得小时候在夏威夷,看到放烟花,游行的场面。

在纽约这种华人众多的地方,春节当天,学校甚至还放一天假。今年麻州的初一,是老天爷安排了一场大雪,没法上学上班。而且,除夕还有超级碗,也算是美国的春晚了。

波士顿有一位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叫志敏。不知道这二十万华人有没有人不认识她。我认识她很多年,没有微信群的时候,就看她整天忙活,有了微信群,她就更忙了。

志敏是我认识和知道的中国人里,唯一一个比总理还忙,比雷锋还雷锋的,她又善良又热心,除了平时的团购活动,帮人找房子介绍工作当红娘,帮商家找下家,帮用户找上家,在春节的时候,她还组织各种晚会。

志敏是北京人,去年拉我去了一个北京牛人微信群。大家不仅去了一家日本料理店聚餐(大多数美国的日本料理店都是中国人开的,不算支持日本人啦),还在剑桥文化中心开了一个规模空前的联欢会。

剑桥文化中心平时是中文学校,也办一些活动,比如纽约领事馆人员离馆办公什么的。有的聚会则是租图书馆场地,礼堂,也有租教堂的。

规模最大的,就是包个酒店,几个华人组织一起搞。有摄影展,演讲,有宣传,摄影协会还为人照证件照。晚上在宴会厅,再摆一百桌酒席,纽约的副总领事来讲话,各界议员讲话,请专业演员来表演,连主持人都是字正腔圆的董卿调儿:“亲爱的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如果没有组织赞助,大家就自己张罗。各村都有自己的微信群,大的村子一搞活动,可以有三四百人。这是纵向的,横向的晚会,就是类似台山人晚会,四川人晚会,湖南人同乡会,清华校友,哈佛校友等等,覆盖从罗德岛到新罕布什尔州的华人。

村里聚会典型的搞法就是一人带一个菜,大家提前几天在微信群里接龙,报菜名。我到剑桥文化中心的时候,志敏他们已经把桌子摆成了长方形的一圈,上面摆好大家带的菜。

大家拿着纸盘子排队,像自助餐似的把好吃的巡视一圈。志敏他们几个站在圈子中间,负责帮大家挑起面条,分鱼肉,把每个驴打滚一分为二,万一前面每人都拿一个,后来的人就不够了。

那天有很多好吃的东西,虽然都是家常菜,但看得出,大家花了很多心思做的。我做的东西最简单了,就是十磅鸡翅,腌过再用烤箱烤。没有平时在Grill烤的好吃,但也很快被分光了。毕竟人太多啦,来了至少有两百人。

然后演出就开始了,有国内来的歌唱家,舞蹈家,还有说相声的,打快板的。还有学中国舞的小朋友集体演出。场下好多观众热烈鼓掌,台上的一板一眼,虽然不能和央视春晚比,但那份绿叶对根的情谊,是非常真挚地。。。

在演出中间,志敏给了我一百个红包,每个里面装了一块钱,让我发给来参加的小朋友。

我找到那些拿着手机坐在墙角打游戏的小孩们,和他们说,这个红信封,叫做红包,中国人过年都互相送红包的,来,拿着,和我说谢谢,恭禧发财。

那些小孩眼神茫然地接过去,说,谢谢。后面说什么?我说,恭禧发财。他们就说,恭禧发财。

还有的小孩说,谢谢,我不要。我说这个是good luck,拿着吧。小孩就拿着往口袋里一揣。

我发了几十个出去,还剩下好多,跑去问志敏,小孩基本上都有了,剩下的发给老人家吧。志敏说好,你就发吧。

我找到看节目的那些老人家,说大爷大妈,过年好,恭禧发财。那些老人家就高兴地收下了。

看到我发红包,还有一些不那么老的男女也走过来要,问怎么不发给我。我说志敏让我发给小孩和老人的,我先发,有剩下的再给您。这样一说,要红包的基本上就都回去了。但也有一个人说,那你刚才发的那个人也不是老人,怎么给她不给我?

我连忙说:“啊?有吗?那位应该挺老的呀。。。可你看起来这么年轻。。。”

我是不是太机智啦?

后来见到些刚才拿过红包的老人家,把红包放口袋里,又来找我要。我一律给了。其实去的人很多,但一百个红包发了半天,手上还有一堆。

节目演到一半,主持人开始为今天带来的美味发奖。念到三等奖的时候,居然还有我的鸡翅,我乐坏了,上去和其他得三等奖的人,举着组委会发的宜家小花瓶,对着观众咧嘴傻笑。

和其他有领事致辞的大型晚会一样,我们这个小小的北京牛人晚会,也有一些领导致辞。我遇到了几个以前认识的人,还认识了几个新朋友。有位老中医加了我的微信,从此看他在朋友圈谈养生,过年过节,一定会收到他的问候。

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这是一次胜利的大会。所有的中国人集会都差不多。

之后在微信群里大家还是和以往一样互相问候,发段子,发早上好,开心每一天的动图。有的时候也会有人发这种:

“请大家注意,小日本抵制金陵十三钗,我们也要让他们的票房是零,是中国人就把这条转发出去,转十个群就有QQ黄钻,blah blah…”

然后也会有人说,我在日本住了十年,日本人不像你说的那样。。。

然后就会有人说,你都变成汉奸了,自己还不知道呢。。。

然后就吵起来。。。

直到群主出来说,不要人身攻击,不要设计政治敏感话题,不要这,不要那。。。

我默默地退了群。

今年还有朋友自制香肠和腊肉和腊排骨这些年货,很多邻居都去买,买回来也在群里赞好吃。他过年也要忙一阵了。

至于中国人自己在家,除了吃饺子,还是吃饺子啊。最多是请朋友来吃饺子,今年还有纽约的朋友大老远过来吃饺子。要不然就是火锅,costco有很好的羊腿,中国店有白花花的百叶,一切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春节晚会我是没看,除夕去看了一场音乐会。现在很多美国华人家里都有小米盒子华为盒子,别管什么样的春晚,聚在一起,看个气氛也不错,大家都挺高兴,再主旋律的春晚,对海外华人也是莫大的安慰,飘洒一片赤子心。

一边看春晚一边打麻将的也有,我们这里还有黄飞鸿,有海底捞,还有王家渡,思念牌汤团,足够大家过一个思乡的春节。

和国内比,也有微信红包,大家热热闹闹地在群里抢。经常有500人群,早上有人发了一个拼手气红包,总数一个,手气最佳的人的人拿了一分。

想家还是很想的,不过,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然后就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刷刷朋友圈,想象一下国内过年的滋味。

今天破五,再吃顿饺子。这年,也就算过完了。


一切如常。

珍惜来临的一年 费玉清;杨庆煌;邓妙华;名洋 – 80年代巨星再现

每当变幻时 便知时光去

Feb 28th, 2016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13 comments »

每当变幻时 杨千嬅 – Meridian

这是一首粤语老歌,听得懂歌词吗?

懷緬過去常陶醉

一半樂事 一半令人流淚

夢如人生 快樂永記取

悲苦深刻藏骨髓

韶華去 四季暗中追隨

逝去了的都已逝去

啊……

常見明月掛天邊

每當變幻時

便知時光去

懷緬過去常陶醉 想到舊事

歡笑面常流淚

夢如人生 試問誰能料

石頭他朝成翡翠

如情侶 你我有心追隨

遇到半點風雨便思退

啊……

常見紅日 照東方

每當見夕陽

便知時光去

今天只想说这首歌。

一个叫看看的女孩,前些天发给我这首歌。我听了又听,总是想起《志明与春娇》。其实二者没什么关联,除了杨千嬅。

喜欢《志明与春娇》的人很多,但我敢打赌,他们各怀心事。每个人看这类电影,都在代入自己的处境,说到底,看的还是自己。

听歌也是一样,特别是中文歌,歌词写得再不好,就更没什么可听的了。所以,可以传唱的中文歌,一定因为歌词写的好,比如《同桌的你》,比如这一首。

方恨少做了一期电子杂志,他梦想了多年的杂志,在他那个叫做“旧闻”的公众号上。我和他要了预览,看到了这首歌的一些故事。不知道他是否会开赞赏,我等着在除夕夜去按那个按钮。阅读原文里,是他去年的总结。

就是时光变换,就是崭新一年。韩Q你说得对,想到每一天都是新的,就会兴奋起来呢。。。

今天下雪了,大地昨天还绿草如茵,转眼变成了一片纯白。大自然就像一位很厉害的魔术师,让天气预报员完全无法抗拒。

后来太阳出来了,把白色又染成金黄。

我住的地方,前后有很多橡树,我把他叫做十二棵橡树庄园,每到季节变幻,便有不同的光影出现。


去年是这样的。




今年有一点不同。因为更多的树枝又长了出来。

我站在阳台上,看天上风云变幻,每五分钟按一次手机。

后来外面就暗下来,漫天披挂了群星。


无论如何,还有一天,这一年就过去了。

土拨鼠说,春天要来了

Feb 3rd, 2016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one comment »

每年二月二号,在美国是一个特别的节日,叫做Groundhog Day,土拨鼠节。

在二十三年前,有一个著名的电影,叫《土拨鼠节》。十几年前,有一个人,用报纸包了一卷这个电影的录像带给我,放出来还是冬天的样子,满屏幕都是雪花。

那是个有意思的电影,如果有人生的一百不可错过,这肯定是我的其中之一。

那些演员,今天都老了一些。

Bill Murray

Andy MacDowell

CHRIS ELLIOTT

图片来自:

http://www.intouchweekly.com/posts/groundhog-day-where-are-they-now-89465

好,言归正传。

再不喜欢老鼠的人,也会喜欢土拨鼠的,它比老鼠大,比老鼠胖,比老鼠萌。每年十月的时候,土拨鼠在很短的时间内,吃上一大堆东西,迅速地胖起来,然后挖一个地洞躲进去,开始冬眠。

这一觉,一直睡到来年三月。

中国人说,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意思就是,如果八月十五看不见月亮,那正月十五就会下雪。土拨鼠,在美国起类似的作用。虽说睡到三月,但有的土拨鼠在二月的时候,会从洞里钻出来,在清晨的时候看看地上有没有自己的影子,如果看不见影子,就说明春天马上要来了。如果看见自己的影子,换句话说,那天早上大太阳,他们就扭着胖屁股钻回洞里继续睡,因为这样的天气,距离春天的到来,还有六个星期。

美国加拿大各地都有这样可以预测天气,知道什么是高积云,每天早上在公众号上贴一张天空的土拨鼠。。。其中最有名的一只,在宾夕法尼亚的一个小镇,Punxsutawny,名字叫Phil。

今天早上,Punxsutawny又聚集了成千上万的人。那些德国后裔的绅士们,将要向Phil问卜。据说这个仪式上只能说德国土话,谁说英语,要被罚钱。


主办方还是说的英文,他们围住了一个树洞,里面锁着他们镇的宝贝Phil.

两位绅士开了门,叫醒里面睡觉的大仙。

Phil出来了。

Phil被摆到台子上,大家就问,Phil,怎么样,有结论了吗?。。好,我知道了。

主办方就宣布,Phil说了,他没看到自己的影子,春天很快就来了。

Phil一副坚毅的表情,对着欢呼的人群点头示意。

图片来自视频:

http://pittsburgh.cbslocal.com/2016/02/02/all-eyes-on-punxsutawney-phil-as-annual-prediction-nears/

春天就这样来啦!

纽约的土拨鼠名字叫Chuck,也这样说。但麻州的土拨鼠Ms.G早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所以麻州的冬天,还有六个星期。

现在土拨鼠也上网了,他们分别在自己的twitter账号上,公布了春天的消息。

所以,今天早上我去问北京那只贴天空的家伙,有没有看见自己的影子的时候,这是他的回答。

有没有看到一个胖胖的影子啊?

没有。。。

那么,北京的春天马上也要来啦!

那些打来电话的陌生人

Feb 3rd, 2016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7 comments »

有人说,要善待那些不换手机号码的人,因为几十年不换号码,充分且必要地证明,一,楼主没有欠人家钱,二,楼主每月至少有五块钱收入,三,楼主被所有前男友成功甩掉。

我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TL,DR(too long, didn’t read)版本,请直接看最后一行。

抱着一丝被EX继续纠缠的幻想,我保留着这个千载不变的号码,但实际情况是,每天的问候,都来自陌生人。

我把中国手机sim卡放在另一个手机上,那个字超级大的iPhone 6P。因为不时登录国内网站和淘宝,中国为了验证身份和安全查验需要,全都绑定手机号,发验证码,骗子有多少,政府对我们的关心就有多少。

大手机就一个好处,一页纸字数多,翻页少。但每次打开,屏幕上都显示更多陌生号码和垃圾短信,到处是带红点的图标。

来自10086的短信有很多。有一次,我处于巴西巴拉圭和阿根廷三国交界处,那里是伊瓜苏河的三角地带,三国电信在暗中较量。10086分别代表中国驻三国的使馆不停发来问候,欢迎您来到巴西,遇到困难打使馆热线电话什么的。我走几步,它就换一国,折腾了七八次才消停。但同时,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去澳门的赌场玩百家乐尽情享受赌博乐趣。。。我勒个去。。。

我去赌场只有一件事,就是看演唱会。如果这是大数据分析出来的,那程序就不合格。

其他都是淘宝店和本来生活那些,让我买瓷器,零食和衣服,还有滴滴打车,骑马的,理财的,卖票的,办卡的。不一而足。

产品经理们还在用这种落后老土的方式传销,该当何种蔑视人类智商之罪?其实不然,还会轻易上当的人,多数还处在一个电话就立刻跑去银行给骗子转账的阶段。当然,到女神汤唯那里,立刻去银行转账就成了美德的一种,纯真。

陌生人的电话,就更多了。我在美国,一天早上起床,看到中国手机上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同一个号码,就回复了他。

我不知道那些打电话来的陌生人是否都是骗子。刚开始接,我非常吃惊。对方说,我们这里有一个特别好的理财服务,您看看有没有兴趣?我就问,请问您是哪位呀?有的人就会说我是华夏理财机构的小王啊。我更惊奇了,接着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他往往会说,你是我们在上千名顾客中特别挑选出来的,可以为您量身定做理财服务。我要是再问他是怎么挑的,他就把电话挂了。

接到这种电话一多,我就生气了,你连我名字都不知道,能不能请你以后不要骚扰我。后来发展到陌生的号码直接按掉,但又怕错过换了号码的前男友嘛,想想还是接。如果有时间,我通常就会和人家聊上两句,对话通常就变成了这样的。

喂。。。
请问您有理财需要吗?
我没有钱,不需要。
那您需要借钱吗?
我有钱,不需要。
您刚才不是说没钱吗?
现在又有了。
喔,那您打算考虑做理财吗?
糟糕,我的钱又没了。。。

(对方挂了。。。)

喂。。。
请问您听说过平安保险吗?
听说过呀,那个马明宇什么是不是被抓起来了?
啊?我是说您需要保险吗?
你们头儿都被抓起来了你还让我保险?!先保证你们自己吧。

(对方挂了。。。)

喂。。。
小姐你好,我们是上海某某升学顾问中心,想问您有没有学英语的需要。
你是台湾来的吧?
呦,这您都听出来了,哈哈,您看,您学英语一定很快呦~
一般吧,也就生活对话。
那欢迎您参加我们的培训,把英语学得更好~
你们缺老师吗?我可以试试。
暂时没有这个需要喔~
那么谢谢您来电,再见。

(对方挂了。。。)

喂。。。
最近我们公司开发了一个产品,请给我几分钟我给您介绍一下。
你多大了?
过年二十六了。

你年纪轻轻的干点什么工作不好,非得让我买这买那的。
姐,这就是我的工作。。。
我是说你干点正常人做的工作。
这工作挺正常的呀姐。
我是说你找个建筑工地搬砖也比这个工作强啊。。
这工作也不错,您看咱这不就认识了吗。。。
我是说,你看你打一千个电话,有一个人像我这么耐心和你聊天的吗?
没有。。。
那不得了,听姐的话,找个有钱的姑娘赶快嫁了,你就不用和我这种老年人聊了,我明年七十八。

(对方挂了。。。)

他们没死啊,他们只是挂了。

这种事每年回国可以发生几十次。我因此想明白了一点,就像有人扫地有人挖煤,也有人写程序一样,这就是他们的工作。不管他们在哪里,从哪个地方来,这个工作可能是他们在北上广谋生的第一步。他们可能住在半地下的房间里,拿着每月五百元的薪水,早上在路边吃鸡蛋灌饼。但谁都有一颗求上进的心,希望能在这个城市里站稳脚跟,开垦自己的天地。罗胖不是说吗?年轻人要到北上广深去,去奋斗。

也许这其中有骗子,但肯定不是每个人都是骗子。

几年前坐公车的时候,遇到一个男孩,个子不高,长得像王宝强,大夏天的,穿着灰色的西装,热的白衬衫上都是汗水。他拎着一个公文包,找我搭话,说他是卖人寿保险的。他显然已经做了一段时间这个工作,说辞一套一套的,我就和他聊了两句,问他从哪里来的,他说河南的农村,不过现在没地可种了,在城里工作,挺好,比种地强,还交了一个女朋友,是同乡,做美甲的,一脸真诚的满足。

临分手他给了我一套资料,我还留了电话号码给他。他只打过一次电话问我,我说,我没有这个需要,你快去给别人打电话吧。

以后逢年过节,他都会发短信来问候,一看就是群发的。他的名字始终在我的通讯录上,叫华超伟。

自从有人说,这就是我的工作以后,我就常常想起他。想起在每通电话的另一端,都有这样一个王宝强一样的年轻人。

TL,DR版本:

1,如果怕被骗,就不要接陌生人的电话,不要答应他们任何事。但也不要生气,这就是他们的工作而已。世界上总有人做这做那。是吧。

2,前几天一呻吟,终于成功的开了赞赏,好开心。^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