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中了十五亿的强力球

Feb 3rd, 2016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5 comments »

王佩说,假如我中了十五亿,什么币种还重要吗?

我看了他的话本来想点个赞,睿智呀!连一百万我都没有,十五亿美元还是人民币重要吗?但转念一想,世界上有个国家叫北韩,肯定就有个国家叫南韩,在那里,每个金秀贤都是亿万富翁,十五亿还算个事吗?真的,他们国的十五亿,也就一百多万。。美元。北京一个普通房子的价钱。

前几天powerball奖金六亿的时候,沉寂很久的邻村彩票群开始如埋藏地下的活火山,蠢蠢欲动。那一次仍然没人中奖,累计到九亿,美元。

不淡定的人就开始多起来了,谁逛街路过便利店加油站,也会豪迈地掷出十块钱,油现在这么便宜,就当油价涨了呗。

那个群上次大型集资的时候,可能是去年,我也买了一张,给马龙和比利也买了。群中有波士顿各顶尖大学的数学博士,教奥数的老师,张益唐的同门师兄弟。

他们拿着群友的几千美元中了几十块钱,之后,就没人说话了。

上个周末,我在手里两张票,十组号码都没中的情况下,迎来了席卷美国的有史以来,有人类以来,有太阳系以来,最高的十五亿美元奖金。

powerball的规则,十块钱可以买五组号码,印在一张票上。每组号码六个数字,五个白球(1-69)加一个红球(1-26)。数字和开奖摇出来的六个球上的数字吻合,就能拿走所有的钱。说实在的这些规则我也是刚学的,原来根本不知道。但媒体这样的狂轰滥炸加洗脑,报纸越说你不会中的,你十辈子都不会中的,你越是会去买买买。

美国人的数学,就是买一把葱五毛二,给了一块零二分,不需要计算器,收款员找了你两个quarters,他就可以算是数学好的。所以,对于随便填六个两位数,拿回十五亿这种事,想都不用想啊,听起来太容易了。不要说1到69的数字,就是1到99,我相信人们也不会觉得太难。

这样算下来,中奖几率是2.92亿分之一,相当于被雷劈死了246次。区别在于,在被雷劈死246次和中了十五亿之间,如果必须挑一样的话,大部分人都希望宁愿冒着被雷劈死的风险,也要去中十五亿。虽然这机会各占百分之五十。

好多年前,有一次和一位朋友坐公共汽车的时候,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们都在后门站着,说起来彩票,他买足彩很多,还写过很多评论,还有专门的小组跟他一起买,现在是导演加德扑著名选手兼卖红酒。

我告诉他,中彩票大奖的人,往往下场都不好。他说不可能,你有统计吗?我说我看来的,那些人不是妻离子散就是车祸要不然就是绝症要不然就是出很多诡异的事。他对我嗤之以鼻,对美国的这种六合彩制度充满了羡慕和向往。

我知道他中过很大的奖。事实上好多人都中过奖。我没有。。。

奥巴马今天国情咨文的口号是:美国是most powerful nation on earth,可以改成most powerball nation on earth了。

十五亿美元,是巨富唐纳德川普资产的三分之一。他喷得搞笑是因为,一般人都认为有钱人智商高,不这样喷,美国人民印象不深。拿了这十五亿,和川普大叔就是一个数量级的了。有钱人总是更容易赢得尊重,智商显得再低也不是问题。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大家都这么说。

后来我们几个一商量,就凑钱啦。然后我去家门口的一个加油站,买了200注,再加50注代购。

我进门先问他有没有足够的打印纸,他拍拍机器说没问题,多少都够。瞧不起人,我要买五百万的,他肯定不够。。。他肯定看见我只有五百块了。看在大奖的份上我也就不和他计较了。

排队倒是没排,但我买的多,又不懂怎么回事,和人家说了半天,又让几个人先买。有一个人还问我,你确定让我先买吗?我说是是是。他愧疚得好像拿走了我的十五亿一样。。。

凑钱简单,一转账就完了,萝卜猪还写了个程序,把数字输进去,等结果出炉。

真正让大家忙了一阵的,是这些钱要怎么花。当然,王佩老师要退休专心续红楼梦后四十回,这属于高尚理想,买个小岛度过精尽人亡的人生,这只能叫庸俗。王利发说想弄个黄头发妞这种更庸俗。龙二已经提醒他了,要说金发,金发。

早上又看到群友又想出了一个伟大的创业计划,觉得很赞。鉴于韭黄蒜黄属于高级食品,高居22美元一磅的北美神仙地位,群友们打算投资,把这十五亿都买成大蒜,然后用铁丝穿起来排成一盘,在底下灌水,蒙上大被子养育它们,让它们发黄,再卖给千家万户去炒螺片。像阿甘的捕虾船一样发财,将来再去投资苹果公司。

我小时候越想要一个东西,越是要反着去想他,觉得设定成得不到,就不会失望。这次不是,是真的得不到。我现在就知道了。但万一呢?这次不是万一,但2.92亿分之一呢?

马上就要开奖了。好紧张。。。

如果只得了红球一注,我就不和你们分了。

一人二分,连发二百个,我怕微信红包和我急。

即使中四块钱的机率都很小,那为什么还要浪费钱去买呢?

那是因为钱怎么都是浪费,闲着也是闲着,睡在哪里都是睡在夜里,怎么吃饭都是给地里施肥,怎么锻炼最后都是化成灰。

是吧。

不用百度,我们用什么?

Feb 3rd, 2016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11 comments »

这两天爆出了百度出售很多有关疾病的贴吧给骗子的事,让好多人睁大了无辜的眼睛:一个网站怎么可能这么坏?

其实,百度做这种事,既不空前,也不绝后。

我担心我们的父母,他们习惯了打开百度求医问药,他们习惯了转发《没想到一根香蕉救了命,看到的人都默默转了,放在朋友圈,朋友们都会感谢你,不转不是中国人》。我也忧心国内的朋友,有一次我很气愤地和身为社会精英的女友说,google被封不能再进入中国,她翻了白眼,google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都用百度。

有这样的社会,就有这样的网站。

霍炬同学写了檄文《我是如何坚持10多年站在反百度第一线的》,义愤填膺,挥斥方遒,刷遍了朋友圈。

有位同学说,做为山西人,替李总害臊。
可李总坐拥百亿身家,大家羡慕还来不及。。。

有位老师说,那我们用什么呢?

有位姐们说,没有google,我们苦于没有其他入口。

有位哥们说,天天被百度竞价排名销售经理电话骚扰的人表示同意。

有位美女说,几年前百度上搜出一个新词,叫抗胚胎抗体,很多不孕不育的妇女相信她们怀不上小孩就是因为没有这个抗胚胎抗体,然后这个专利只有一家医院才有……

中国的网民,抵制百度应该成为日常。
中国的记者,不参加百度招待的迪拜封口费旅游,应该是底线。

现在问题来了,不用百度,我们用什么呢?

我用国外的主流搜索引擎试了一遍,搜索高血压的结果

google.com

yahoo.com

bing.com
他们三个返回的结果都差不多,连顺序都差不多,可见用了相似的算法。

所以,如果google.com用不了,还可以用yahoo和必应。

国内的网站,问了霍炬的意见,他说搜狗好用,他们和腾讯合作,还可以搜索知乎和微信的内容。我测试过,觉得确实不错。而且我一直在手机上用搜狗输入法,用高德地图,志玲姐姐性感语音版。很喜欢。

www.sougo.com

那么想用google.com怎么办呢?

还有个东西,叫做google镜像站。打开这些网站,可以方便的访问google,它所搜索的结果和google.com搜索出来的一样。

有很多网站会有这个镜像站的列表。我提供几个被国内网友亲测可用的。
https://www.psea.in/
https://www.guge.link/
https://www.guge.click/
https://www.souguge.com/

这些网站也可能会用不了,但可以用的总是层出不穷,不用担心。唯一可惜的是,第一个结果通常都来自维基百科,而国内可以看维基百科吗?

在五年前,和菜头写了一篇文章,给我带来很多感慨,当时回国所写的文字,我贴在下面。

***

对我来说,中国和美国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GOOGLE的大部分产品在中国陷于完全瘫痪状态。早上开电脑,GMAIL打不开了,GOOGLE+,GOOGLE READER打不开。

谭伯牛给我的那个hosts名单失效了,才用了十天。

GOOGLE和APPLE这两个IT巨人,改变了我的网络人生。我想我必须要感谢GOOGLE,给我的生活提供方便,而我也很努力地使用他,主动去点击搜索结果上方的粉色区域,为他的业绩做自己的贡献,让他维持一个相当的股价,可以去收购Youtube,去做Chrome系统,去显示我需要的搜索结果。

而在中国用GOOGLE搜索,最可能看到的结果就是链接被重置。谭伯牛有天发放了清单,我sudo nano修改了hosts. 又和GOOGLE恢复了通讯,仿佛和这个世界恢复了联络一样。我如鱼得水,舒服了十天。

面对此情此景,老大哥昨晚冷笑一声,挥手把清单扫进了垃圾堆,封锁了通往Google的条条道路。所有早上打开gmail的中国人都挂了。今天很多通往国外网站的路都被切断。我们需要寻找新的list。

和菜头在G+上写了一帖,贴了我最喜欢《艋舺》的最后一个镜头,蚊子对墙这边的最后一瞥,然后跳了下去。从此,他的人生,他的青春就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他那凝望的一瞥,把自己与过去做了深情的告别。一个饱受欺凌的孩子,从此成了黑帮,再没有人敢于欺负他了。而他自己,在帮派中得到友谊,得到支持,得到他以前想要而没有的东西。虽然,这个帮派中有那么多他不明白的打打杀杀,不过,他那无处安放的青春,也算是有了归宿。

当我能够看到和菜头的这篇文字的时候,显然,我已经找到了新的list,翻过了高墙,把这段文字与墙内的诸位分享。

当Hosts失效的时候


和菜头

这个早上不知道还有多少幸存的G友能够出现,也不知道还有多少G友能够看到这一贴。

每当Hosts失效,当Vpn无法连接的时候,心里都会有种声音在耳语:“算了吧,何必那么累呢?”是啊,怎么会不累呢?想我第一次爬上墙头的那晚,什么声音都没有,一个人坐在漆黑的房间里,只有电脑的指示灯在闪烁。我在墙头停顿了几秒钟,最终下定决心翻墙出去。如今,十多个年头过去了,我肚腩隆起,两鬓浸霜,依然在墙头爬上爬下。以后呢?一个六十岁仍在翻墙的大叔?一个八十岁骑在墙头的大爷?一个作为翻墙吉祥物存在着的人瑞?

而且,我的生活和墙那边越来越远。没有Youtube还有Youku,有PPlive。没有推特,还有饭否,还有微博。没有Blogspot,还有无数国产Blog平台。在这边什么都有,而且还是中文的。我老了,慢慢步入中年,没有那么多时间上网。为衣食,将来为子女,为父母养老送终,生活会一点点把人从网上挤下来,压倒在地上,像条狗一样喘息。偶然间,有一刻休息,想起那些飞檐走壁的生活,宛若春梦一场。我们注定会成为一个贼,一个老贼,一个退役后挣扎求生的老贼。

可是我也很清楚地知道,只要这“算了吧”的念头一起,在世上某个不可见的角落里一定会有人发出一声满意的轻笑。虽然没有听到着笑声,只是一念间想到它的存在,我就觉得自己的白发都变作了赤红颜色,在往下滴血。没有什么是容易的,没有什么是轻松的,人生从来就是束缚,就是负担,就他妈的注定了要承受许多,得到极少。为什么同样是一部电影,有的人在看《Matrix》的时候,看到红色的小药丸,听到那一句“欢迎来到真实的世界”,会和周围人完全不一样地感觉到心头大恸?有的人在看《肖申克的救赎》时,会牢牢记得“芝华塔尼奥”这个地名,哪怕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可能去墨西哥,去面对那片蓝到让人遗忘一切的太平洋?

自由没有任何实用,不能涨工资,不能买房子,甚至只是给人一次次带来对现实生活的不满足。它只是一种可能性,一张也许你永远都不会兑付的支票。但是不能没有这种可能性,否则在生活的重压下,像一条老狗一样倒下时,就没有理由继续呼吸,就没有一刻能够喘息休息,一切都会变得丑陋而不堪忍受。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这种选择的可能性,哪怕在生活里动弹不得,只是想想在世界另外一个角落里有另外一个自己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也是一种莫大安慰。因为,自己有得选,哪怕是曾经有得选。

所以,不用算。我又一次翻墙出来,把它当作每日的刷牙洗脸。我没有办法选择出生,也不能选择生活。但是我可以选择承受负担,然后走下去,努力活得和这世界上的其他人一样。

记一件滥用公权力的小事

Dec 27th, 2015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6 comments »

TL;DR (too long, didn’t read) 版本请直接看最后一段。

波士顿城里有一个美丽的花园,叫做Public Garden,建于1837年,四季都有奇花异草,现在则樱花盛开。它在地图上是一个小巧精致的长方形。旁边是波士顿的公共绿地,地图上的三角形。


我今天下午四点多把车停在红色的P字这里,public garden的墙外。回到车边上时,远远看到一张橘色的罚单夹在雨刷上,走到parking meter前面,上写4点38分过期,还剩五分钟。

又到发挥咱临事不慌,镇定自若本性的时候啦。罚单看都没看,第一件事,我用手机把meter读数,车和前窗上的罚单拍了一张合影。


为什么连罚单也没看就要拍照呢,因为北方的冬天天很快就黑了,那时已经4点34分,博尔赫斯说过,要抓住这奇异的光线是多么艰难。其次,罚单有什么好看的。。。

为什么meter没到时间,警察就能开罚单呢?因为世界上无论哪里的警察,都有腐败的,即使是号称公平民主自由的美国。和某些国家相比,只是比例和程度有所不同而已。

为什么我那么淡定呢?因为这种事发生过三次了。

第一次是在Chinatown的牌楼,我结束手机通话下车,设定两小时meter,再回来一看,怎么贴了罚单呢?我用当前时间减去手机通话开始时间再加上通话时长,离两小时还差几分钟嘛。

那次我非常愤怒,回家写了申诉和罚单一起寄回市政厅。结果当然是当庭释放了。

第二次是在宋美龄母校那个镇,我在规定时间回到规定地点时,罚单老大爷的纸条正从手中的打印机里卷出来。我对他大喊,我在这里呢,meter没有过期呀,你不能给我罚单。老大爷面不改色,他说一旦打印出罚单就不能撤销,你写申诉寄回去吧。

我当然又回去写了,寄了,罚单撤销了,但我不记得他们有没有道歉了。

这次又重演。我决定沿着长方形开一圈,找到给我罚单的那个人,他肯定还没走远。长方形都是单行路,只能逆时针走。到了底边的时候,我看到了两辆警车,蓝色公务车牌,上写park rangers,就是公园游骑兵或者趴车游骑兵,反正肯定是开罚单的游骑兵。背心上涂着反光胶的两个警察,一边走出公园,一边系皮带。我把车停在路边,拿着罚单就下车了。

走到他前面十米,我对他大喊,街上很吵我说话自然大声了:我刚才停在那边,拿到了罚单,但我对这罚单有疑问!

他显然记得我的车,就说:你去找市政厅,你的车不能停在这里,要不然我又要给你开罚单了。

我说:我没有要停在这里,但是我要让你知道,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我的表没有过期,你却提前给我开了罚单,我在过期前回来了。

他说:我没办法,你去找市政厅。again.

我说:罚单是你开的,所以我转了这一大圈来找你,告诉你这样做是错的。

他说:你到车上去说吧。

我就上车了。他把车开在我的右侧,我打开右窗对他摇着橘黄色的信封,他打开左窗,我们就这样隔空喊话,我说:你错了,我的表没有过期,你就给了我罚单,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你这样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他又说了一句,我没办法,你去找市政厅,你再这样停会碰到我的车的。

我说我都没有动,明明是你block了我的车,他说你这样是在妨碍我工作。。。

然后就开走了。


我在他的车后,也追上去,拍到了他的车牌。直到他钻进Boston common,我再也追不上他了。在路上堵了半天,终于打开罚单一看,更生气了,原来都是25的,现在怎么变40啦,政府这价钱涨的也太快了,没办法,只好气愤地回家了。

回来与朋友探讨这个问题,发现我不是一个人。好多人停车时间未到,却被处罚过。大部分人可能就会说,算了,那么麻烦,申诉还要费事费时间,这次交了罚款,下次注意吧。

但问题是这种欲加之罪是没办法注意的,本来根本无罪,连一条微博都不曾发过就被抓起来了。这可是在号称公平社会的美国,还不如中国靠谱,发了七条才被抓。

虽说保释金只有四十美元,但这对人是一种侮辱。做为公权力在手的警察,凭什么可以伪造,都不是有争议,而是凭空捏造老百姓的罪责呢。越是有超级的权力,越要谨慎地使用,这不是最高法院的准则之一吗?为什么素质这么高的美国警察,却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而且,我不相信只有我知道这件事并遇到了三次,开罚单的人个个都知道,他们的上级领导肯定知道,被开罚单的人个个知道。我也不相信我是唯一提出过这种问题的人,但我什么在今天还在继续发生呢?如果整个社会都知道,为什么会容忍并默许这种潜规则一直存在呢?

对于我的问题,警察们的回答倒是一致,去找city hall。但为什么我需要去找city hall而不是出现这个问题的源头警察呢?每次city hall收到这种申诉,当时就撤销了罚单,但对于开出这种罚单的警察,又是如何处理的呢?而每天处理这些罚单的公务人员和警察,难道纳税人养着你们是为了让你们和我们过不去的吗?

我在美国,所以尚存这种上诉的通道,并有保持畅通,以致最终撤销的可能性。但如果在一个不具备这种通道的社会,又要产生多少冤案呢?

这只是一件滥用公权力的小事,我之所以写出来,是因为我有很多想不明白的问题。我打算把这些疑问也随着申诉发给市政厅,哪怕微弱,但如果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发出这种声音,声音必然嘹亮,申诉必有回响,因为警察乱开罚单而去烦恼的人就会少一点。

如果更多社会上的小事,都可以从每个人自己来推动,那社会就进步啦。

TL;DR版本:

我今天去看了《CAROL》,没明白为什么她们俩人看一眼都会一见钟情,所以感动不起来。当然,激情戏还是很美的,电影院有些秃头的先生看完这两段就站起来走了。

后来又去拿了LadyM的抹茶蛋糕,关于这个蛋糕好不好吃的TL;DR版本就是:

吃了这个蛋糕没有不发朋友圈的。

我就没发。

.

.

.

.

.

记一个难忘的平安夜

Dec 27th, 2015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7 comments »

中午我炖了一锅牛腩,用电压力锅的高压炖了一小时,想来已经瓜熟蒂落,很急地想打开盖子,于是挑起压力阀门,放掉压力很大的锅内空气。盖子打开的时候,锅内的肉汤还在翻滚,用中学物理知识思考,锅内温度肯定是远超一百度沸点的。

这时,我想要把锅子里的肉汤和牛腩倒到炒菜锅里,做一锅牛腩面。于是把锅子搬起来,想拿到灶台上。

可是我忘了高压锅的电线还插在墙上,因此高压锅受到阻力停止了继续前行,满满的一大锅牛肉汤,因为惯性一路向前,猛冲到了我的右手和胳膊上。。。

眼前一黑。。。

脑中闪现了万千念头,整齐地排列出来,面目甚为清晰。

但我终于没有叫出声来,镇定地把锅子放了回去。

高压锅端坐在桌子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看了看它,回头走到水池边上,袖子还是烫的,我用左手把袖子卷起来,在万千念头的回旋中,想起来烫伤救治的五个字,冲脱泡盖送。打开冷水,开始冲。

和热汤比起来,水应该是很冷的,但神经医学的结论是,极热和极冷,对于皮肤的感知,一模一样,所以在液氮手术的时候,皮肤可能感觉到的很冰,实际上是很烫。要想知道一切真相,人只能睁开眼睛看啊。

我一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一边冲。右手有点麻木,只剩下水打上去的触觉,皮肤慢慢红了起来,而且,手明显变大了。

第一个冲的步骤,按理说要15-30分钟,我从第二分钟就开始想,那以后会发生什么?知觉很快就恢复了,就是一个字,大面积的疼,本来就阴天,这下天更黑了,有星星在闪。

在水底下冲了五分钟之后,我觉得可以了,再冲就是浪费水,十恶不赦。

抬起右手,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我看了它一会儿,想红花油放在哪儿。转了几圈,终于找到了,在日本买的牙膏旁边。大概我认为它们都毫无用处,于是愉快地归类了。这时如果Linda在,她一定会安利双飞人,都是治百病的药,也许什么都治不了。我有一次觉得有点感冒,喝下几滴双飞人之后,病了三个星期。

时间好像变慢了,我觉得走路都慢下来,因为头昏的看不清。

走回到水池边,我又想起来一个偏方,用冰可乐。于是往手上倒了一瓶可乐,上面写着Under the Mistletoe,颇为应景。然并卵,手上除了疼,还有一点温暖,但它几秒钟就消失了,又来了一阵迅猛的疼,手也僵直到完全不能动。

结果当然是吃上了牛肉面,左手做的。左手吃的。

我是righty,左手非常的不灵。

端了装满水的另一个锅,煮了面,用两根筷子全部盛了出来,而且,把牛肉汤又烧成了牛肉面汤,吃了一碗。平时中午我很少吃除了三明治之外的东西,今天居然吃了牛肉面。这东西,我有三五年没吃过了,并且,一辈子没用左手吃过。

吃完了面,所有的启程仿佛都已经到达终点,精神跟着涣散了,只剩下坐在那里喘气,端着一只红彤彤的右手,琢磨着烫伤这件事,真有意思,一会儿这样疼,一会儿那样疼。

美国医生在了解病人疼痛的时候,常常这样问,如果0是不疼,10是最疼,你现在是几。

我到底回答几好呢?

如果我处在大爆炸的现场,全身都被火点着了,该回答几好呢?

其实烫的一瞬间是最疼的,但全身都烧起来,从0-10计算远远不够,估计要疼到上千了。我以前认识一个越南女人,她的脸被烧伤了,面目全非,想必那份疼,也一定有过濒死体验,但她从来都笑眯眯的,有时还擦点粉,涂上口红,让我觉得她越发了不起。等我的右手好了,我也给它化个妆。

烧伤肯定会带来长久的伤痛。听起来更恐怖的死法,其实也许并没有那么难受。听说有炼钢厂的工人,会不小心掉到高炉里,六千度的高温,人不是分秒之间就消失了?什么尸骨都剩不下,只是每一根高铁的枕木下,都有着曾经构成这位工人的碳原子吧。

胡思乱想了一阵子,就睡着了。醒来已经不怎么疼啦,右手的知觉恢复了很多,虽然神游了很久,但它终于回到我的怀抱了。原来发红的地方依次在变黑,大大小小的水泡呼之欲出。

我对右手说,这些天你就歇着吧,有什么活儿让左手干,它过去美丽娇艳,现在要努力赚钱。右手其实也不甘示弱,看,打字还是可以的吧。

浮想联翩了许久,平安夜就这样来了。

今年的波士顿,有一个百年未遇的绿色圣诞节,气温将达到创纪录的二十多度。白色圣诞节当然是好的。但今年不下雪,也是好的。

祝亲爱的你,在新的一年,平安快乐。

天天天蓝。

With Or Without You U2 – The Joshua Tree (Deluxe Edition)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iPhone

Sep 30th, 2015 Posted in 生活记录 | 15 comments »

昨天我推掉了所有的事,专心在家等快递。没想到三个快递公司一起来了,大卡车们在车道上挤作一团。最早来的是联邦快递,卸下了几箱GNC,然后是USPS,最后才是UPS。他们同时站在门口,围观UPS的送货员。

UPS guy拿着两个盒子让我签名,一边说,又是iPhone吧,我说是啊,你怎么知道。他说,I came every year… Enjoy.

原来,现在的时间坐标,可以用iPhone来作为刻度。每次送来新手机的时候,就代表一年又过去了。

这是我用过的第九个iPhone。

第 一个iPhone的出现,是在2007年的夏天。如果有人看过乔布斯那个发布会的视频,肯定会记得他说,这个手机,把电话,照相机和音乐播放器合而为一, 并且取消了按键,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在屏幕上操作,那个屏幕,居然是一整片玻璃。玻璃里面还有浏览器,可以在手机上上网。

如今世人讲话写文章,喜欢耸人听闻,Tim Cook在今年的苹果发布会上,用了很多美好的形容词,nice和good太轻描淡写了,fantastic,thrilled就说了好几次。而乔布斯在 98年发布iMac的时候,是这样说的:It looks like it’s from another planet. And a good planet. A planet with better designers.(它看起来像来自另一个星球,一个不错的星球,一个有更好设计师的星球)那一只iMac,只在设计界走红了一阵子。

直到2007年,乔布斯举着他新生的iPhone说,我们重新发明了手机。这是一场革命

世上当然会出现奇迹,我们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刻,将在何时到来。

当时的媒体瞪大了他们疑惑的眼睛,而分析师们清楚地知道,新时代来临了。在2001年的行业报告中曾经描绘的智能手机图景,就这样到来了。

1997年在用电脑连电话线拨号上网的时候,我所感受到的巨大震撼,只过了十年,就被这一只iPhone果断刷新。

现在不再有人否认这是一场革命吧。互联网作为新世纪的黎明,光芒还没有黯淡下去的时候,天边又升起了一颗新星。那个视频在IT人心目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以至于过了这么多年,还有人不停地在传播。

我至今还记得拿到那只手机时候的情景。纯黑的长方形屏幕,一个凹下的圆点在下方,铝合金的背壳,一只缺口的苹果在正中。iPhone一代出来,就叫2G,这是革命性的第二代,相对于我们之前叫大哥大的东西。

因为,骇客帝国里的诺基亚和摩托罗拉STARTEC们,只不过在大小和形状上变来变去而已。

iPhone 2G

iPhone 2G

(照片来自这里:http://www.welt.de/wirtschaft/webwelt/article132683700/15-000-Euro-bei-Ebay-fuer-altes-Apple-Ur-iPhone.html)

现 在的人拿起手机,都知道在屏幕上一划解锁。可有人记得,在2007年,iPhone的这个手势是多么高冷吗?在玻璃屏幕上,用手指按下一个个字母和数字, 看着他们在清晰的彩色屏幕上跳跃,这在十年前,还是不太容易想象的一件事。那时候智能手机若不是蓝莓键盘密密麻麻的小点,就是拿一只小笔在屏幕上戳着写 字。

那一只iPhone不让人换电池,但也足够用一天,对于习惯带着备用电池的人来说,口袋里就少了一样东西。因为07年的时候,人们还不会走路吃饭整天低头看着手机,电池可以坚持到晚上。当然,现在低头族的口袋里又多了一个充电宝,和一根充电线。

刚拿到的iPhone可以打字,但不能拷贝和粘贴内容却令人不解,其实这个功能早已经做出来了,开放使用又过了很久。

虽然第一只 iPhone的出现,划开了智能手机的夜空,但新生的一切,还是和今天有很大的不同。

那 时候连应用商店都没有。应用商店出现在一年后的操作系统更新后,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一个app store的图标,这时候,就出现了iPhone的新一代,3G,同时,也因为3G网络的成熟,这一只iPhone可以以3G的速度上网,就像今天,我们 到偏远的地方,在手机上可以看到的3G两个字一样。

我甚至还记得看到手机上出现App store这个图标时,通通的心跳声。以至于在乔布斯宣布app store每次刷新几百万次几亿次下载时,早已经无动于衷。我就想,出现了app store以后,这一切难道不是必然的吗?

那时候的app store里面,还没有这样浩如烟海的内容,我翻阅了每一个类别,把所有的app都看了一遍,每次挑16个app,写一篇推荐。因为16个apps,刚好可以装满iPhone的一屏。

6401

16个apps

3G版的iPhone是黑色的,背后改成了圆弧形的塑料壳,是我觉得所有iPhone里面最难看的。这时候大家开始大规模的贴膜,买手机套,同时也催生了一个很大的周边产业。试想,没有手机套的淘宝,那还是淘宝吗。。。

6402

3G, 3Gs and iPhone4

这 一版iPhone用了一年,出现了3Gs,外观看起来和3G一样,速度是3G的两倍那么快,同时,照相机也可以拍视频了。我换了一只白色的,黑色的给了一 个中国的朋友。那时候中国还没有iPhone,乔布斯和中移动没有谈拢,终于在2009年12月的时候,苹果和联通谈好,开始卖阉割了wifi的合约机, 而不少人也是为了这个原因,换了联通的电话号码,成为iPhone在中国的第一批正式用户。

现在看起来,美国的AT&T决定和苹果签合约机,是多么明智的一招妙棋。像我这样的用户,一用AT&T就是九年,而且还会继续用下去。

从此以后,iPhone的标号就每两年增加一次。前面加一时,是iPhone的大年,后面加s的时候,就是iPhone的小年了。

下 一个iPhone的大年,就是iPhone4上市的2010年。那年的乔布斯还穿着他的黑色套头衫,清瘦异常。那一届发布会上,他的iPhone4散发着 一个智能手机时代超越加冕的荣光。他说,自从iPhone发布以来,这是改变最大的一次。同时,他用了美国人最不吝惜的那些美好的形容词来赞美这个小东 西。

苹 果家族嘴严可是出名的,发布会之前,没有外人可以知道新的iPhone是什么样。乔布斯从上百项改变中,抽出了八条。全新的外观设计,钢化玻璃,不锈钢四 围,还有现在已经毫不稀奇的视网膜显示。这个设计引来巨大的争议,是所谓的天线门事件。有人发现以某种姿势手持,会削弱手机的信号强度。之后的结局以乔布 斯的嘴硬和苹果的危机公关化解。

那是他主持的最后一次发布会。那支iPhone4也是一个智能手机科技水准和工业设计划时代的顶峰。从那以后的iPhone,就不再卖情怀,而是老老实实做产品。iPhone不再是仰着高傲的头着带领市场的标杆,而是迎合市场的好学生了。

乔布斯在第二年的十月五日去世了。

还 没有一个与我无关的人离世让我觉得这么伤心。世界是在每个人的脚下运转的,但有的人可以用智慧来撬动地球,改变人类运动的轨迹,智能手机改变了每个人的生 活,而乔布斯又改变了智能手机。他一定是被上帝亲吻过的,所以回到上帝那里去了,虽然乔布斯并不是基督徒,我也不是,但我找不到思想的终点,就把他们通通 推给上帝吧。

iPhone4s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向乔布斯致敬的作品,因此销量破了纪录。新任CEO Tim Cook扛起了乔布斯遗留的荣誉和包袱,走得异常艰难。到iPhone5的时候,因为手机长度的改变,被段子手吐槽的事还在眼前。

那次我新的iPhone5丢在了北京的出租车上,又换回了4s,用了很久,其实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到发布5s的时候,出了土豪金,第一次思考是不是因为指纹识别就要换个新的手机,但合约到期也就从了AT&T。

写 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七年,在其间我用过三星的S4,那是一只可以换电池的手机,迄今为止s4同时代甚至再早的iPhone都努力地工作,但三星的手机已经磕 磕绊绊到没法用了。Wi-Fi信号连不上,手机信号时断时续,没开几个app就烫的像暖宝宝,安卓系统乱七八糟的闪,我想把他当成小米盒子都不行。

智能手机三年就可以河东河西,看黑莓,诺基亚,HTC,三星,再看新崛起的小米和华为。当软件和硬件都发展到了一个瓶颈,下一个乔布斯和市场在哪里呢?当iPhone也无奈地去抢占大屏幕手机的市场,那么iPhone的未来又在哪里呢?

我用了一阵子6 Plus,现在又换回了6s,粉红色的,小小巧巧地拿在手上很舒服。好几位朋友让我写评测,我其实没有什么要说的,每个手机都是凝聚了时间情感和个人体验的东西,我即使赞赏,也是无法推荐的。

关 于6s,特别的一点就是3D touch,当用力按下屏幕的时候,有些以前没有的体验。拍的照片,如果是live photo模式,看着是静态的,翻页有一点动态,按下去的时候又是一个视频。在拍照片的时候,其实拍的是一个视频,所以很多拍片概念和想法就不同了,这个 还需要时间掌握。

比较不习惯的一点就是,指纹识别解锁的速度太快了,来不及反应就已经打开主屏幕。我没法像以往一样快速地不解锁就划开照相机,所以我要去设置里面砍掉两个手指。

新的动态壁纸特别好看,那些烟,在飘散。。。。。

桌面

桌面

有人对我说,如果你用一个手机,用了九年,换了九个,你就是一个盲目的果粉。

NO,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说,我不是盲目,我只是长情。。。